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7

j.w.backus去世了

Fortran语言的先驱john w. backus近日去世。 backus作为典型永远活在用fortran来写程序进行科学计算的人民的心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上回书说到!

昨天下了袁阔成老先生的评书三国演义。 路上听了一段,现在听来开篇觉得有些遗憾。因为用了曲笔--为了树大耳贼的高大全形象,隐去了他镇瑞脑消金兽压黄巾军起义的反 革 命 历史。照现在的话讲,就是把刘备给洗白了。时代的局限,也是时代的悲哀吧。 在整个八十年代,中午12点半的小说联播是全国人民都喜闻乐见的一项活动。有时候播广播剧,有时候播评书,有时候播小说,有阵子还播过大概一个月的相声,后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接到很多听众的来信,婉转的指出中午十二点半正是人民群众捧着饭碗吃饭的时候,放的相声因为太乐了,结果导致有的同志笑出了阑尾炎,有的同志把饭喷得别人一身,有的同志把面条吃到鼻子里去了。后来就再也没放过相声。 印象里三国演义前后播过至少两回,第一次正好我那会儿上幼儿园。幼儿园就在家属区旁边,中午吃完饭阿姨就领着小朋友们去睡午觉。我那会儿跟几个发小儿在一间小隔间睡,这时候我就会站在床上,隔着玻璃能听到无数家庭里传来的经过加强的袁阔成的声音,然后装模做样的学着袁先生的话:话说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今天听着三国演义,想起了很多往事,也想起了王朔在看上去很美里的那段话:正如越南人民的伟大领袖胡志明伯伯所言:再也没有比独立自由更宝贵的了。我在自己的钢丝床上蹦啊蹦,身体笔直,两手贴腿,想象自己从十米跳台一个接一个“冰棍儿”跳下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clean up & relapse

jim jarmusch的电影coffee and cigarettes里有这么一段:iggy pop跟tom waits在一个cafe里见面,俩人边喝咖啡边聊,tom waits瞅见桌子上的一盒烟,问iggy,这是你的烟吗,iggy说我来这儿的时候这包烟已经撂桌子上了,再说我已经戒了,tom说,嗯我也抽够了,也彻底戒掉了。俩人心有戚戚焉的说:戒烟的感觉真好,精力充沛,精神焕发。然后俩人又对那些还在抽烟的人表现出一种怒其不争的感慨。 然后,老tom话锋一转,幽幽的道来:戒烟的魅力,就在于因为我戒掉了,所以我可以再奖赏我自己一根,因为我已经戒掉了。于是两杆老烟枪又开始喷云吐雾起来。 这段简直说到我的心坎里了,戒毛瑞脑消金兽片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个状态。 下回可以构思一个片子,coffee and porn video。俩沧桑男在starbucks里偶遇,一边喝咖啡一边蛋侃,这时候甲看到桌子边上放着一个步步高便携式dvd机和一张毛瑞脑消金兽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HONEY IS NOT DEAD!!!

全宇宙最好的乐队the jesus and mary chain近日宣布重组,jim和william又走到一起。tjamc确定参加4月底在加州Indio举行的Coachella音乐节。 乐队成员还包括前lush乐队的phil king,前ride乐队的loz colbert,以及mark crozer tjamc乐队长期以来的吉他/贝斯手 ben lurie因为身在澳洲,确定不参加。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