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Where did you go Axl Rose?

Ricky lives alone... mother's basement 37 got nothing yet to show for it Heavy metal man with his long hair The top is gone but he's still rockin' the ponytail All he's got now is post grunge apathy (catastrophe) 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外三篇,我找到的翻唱版本

1.clash的,包括专辑版本,各种现场版本,其中还有一个是accoustic版本,乐队跟观众齐唱的版本 2.dead kennedys,专辑版本 3.green day,专辑版本 4.stray cats,专辑版本和前几年的一个现场版本 5.mano negra,现场版本 6.nitty gritty dirt band,专辑版本 7.brian setzer,原声现场版本 8.henry kaiser,专辑版本 名单持续增长中.... 不过,所谓ramonse的版本基本上可以认为0,我听到的实际上都是dead kennedys唱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外二篇 Tweekie defense

在dan white刺杀旧金山同性恋市长george moscone和同性恋市议政员harvey milk的这个案子当中,精神病学家martin blinder所做出的一个例证:他指出white在犯罪的时候处于沮丧态.而支持这个结论的主要论点就是,white作为一个狂热健身男,在那段时期却反常的狂吃tweekie,狂喝coke--都是垃圾食品/饮料.他当时一定是心理状态很低落. 最终依靠这个论据,陪审团被成功说服了,white只是领到了作为一般杀人罪的判决. 后来, tweekie defense作为反面典型永远活在人民心中,成为一切匪夷所思的犯罪辩护的代名词. 就好比当年中戏的流氓教授黄定宇声称对方是顺奸,大漏勺安琦声称当时他跟小姐只是脱人比黄花瘦光衣服聊人生谈理想一样. white本人在83年假释,两年之后在自己的车里自杀.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外一篇 谁杀了boddy buller

在1965年一个炎热的夏天下午,在朋友们搜寻了几个小时之后,buller的车神秘的出现在他所住的公寓旁d的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里面.车门没有上锁,车窗紧闭,buller本人倒在前排座椅上. 有个目击者描述了boddy的惨状:脸被打花了,身上浸满了汽油,右手还攥着一根油管. 随后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赶到,他们犯了一系列不可饶恕的错误:有个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在后座上发现了一个小汽油桶,然后就把它扔垃圾桶里去了;他们也没有收集现场的指纹,他们也没做更深入的调查.他们在现场轻率的对着闻讯赶来的各种媒体记者宣布了调查结果:boddy死于自杀. 几个月之后,正式的尸检报告出来,结论已经改为,可能是意外的喝汽油而死,同时报告里也指出,boddy当时正处于事业的低潮期. 的确,boddy在那个阶段是比较衰:乐队分崩离析,连亲弟弟(乐队的贝斯手)都跟他行同路人,预期中的欧洲巡演被取消,戏专辑的录制工作也不顺利. 他经常一个人黑着灯呆在屋子里独自品味悲伤的小曲儿.... 虽然衰神附体,但仅仅用这些来解释他死于自杀,证据并不充分. 有一些疑点后来被揭露出来: 1.喝汽油是死不了的,在喝死之前,一般人早已无法忍受汽油味儿的折磨了. 2.死前他曾经被殴打过. 3.那辆车就在他所住的公寓附近,而之前几个小时,周边地方已经被查找过了. 4.人们证实,发现车的时候,排气管下面的地面还是湿漉漉的,这说明车子刚停下来不久. 5.在死前的一段时间,他曾经跟一个叫Melanie的姑娘在一起,而这个姑娘的前男友是当地的一个黑帮老大.在boddy死之后,Melanie也失踪了,从此杳无音信. 6.boddy乐队的鼓手在boddy尸体被发现的当天被三个小流氓堵在家门口,那三个小流氓要找乐队的吉他手,并且声称还会来.鼓手和吉他手在葬礼之后就离开了并且再也没去过加州. 7.boddy弟弟声称,有天晚上他驾车被人跟踪,差点被别到沟里. 8.一个boddy父母雇佣的调查boddy死因的私人侦探,在一次未遂的针对他的枪击事件之后,不敢干了. 迷雾重重,可以拍电影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又攒了一个四大没出息

饭着章子怡 听着梁咏琪 穿着阿玛尼 胖成江莫道不消魂主席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i fought the law

这是一首很有名的老歌,最初是由buddy holly的乐队成员sony curtis创作的,后来bobby fuller在1965年翻唱并广为流传,bobby fuller本人随后死在一辆车上,警方的调查结果是自杀,但是更多的人认为这是谋杀.无论如何,他的死最终成为一个谜. 十几年之后,clash翻唱了这首歌,大获成功,成为他们的一首保留曲目.我都怀疑这首歌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他们早期的作品,因为有好几首都跟它旋律很相似. 更多的朋克乐队们也前仆后继翻唱过.其中最为有名的是dead kennedys为旧金山市长George Moscone以及city supervisor(这个是什么? 城市检察员?)Harvey Milk被恐同人士dan white刺杀(这件事情也是个段子,涉及到一种我吃反胃的点心)所做的版本,他们把歌词也给改了 把i fought the law and law won,唱成i fought the law and i one. The law don't mean shit if you've got the right friends, That's how th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Donnie Drake

这几天因为要找非专辑版本的mad world,特意slsk了一阵子. 找到一个与原唱大相径庭的翻唱版本,是Gary Jules为电影donnie drake配唱的. 这个电影翻译过来叫,我没看过这个片子,之前也从来没听说过. 不过从这个翻唱版本可以想象电影的意境.闷骚呗,伤逝呗,分佳节又重阳裂呗. 这些人类共有的体验,还是不要在屏幕上目睹的好,也不要表达出来的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攒了一个四大傻

拍电影想拿奥斯卡 开网站想上纳斯达 玩激情想学格瓦拉 当教授想娶二十八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讲个小故事

我有个同学,高三的时候住我隔壁的隔壁. 有次周末几个人没回家,凑在一起吹香槟嗑花生米.后来大家都高了,每个人都讲了个故事.他说有年夏天他去北海玩.对了,前头忘交待一句,我这个同学姓陈.他说因为自己姓陈,所以向来不坐船,吃鱼也从来不翻面. 那天天儿特别晒,北海里没几个人.我这个同学突然打破常规,租了条船,顶着大太阳划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最后被晒晕菜. 一叶小舟孤零零的漂在北海水中央,就像马晓军最后孤零零的漂在海军大院的游泳池里一样.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以后在买卖提吵架一定要避开那些行文里常使用:):(这类表情符号的傻逼 心智不健全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