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5

在清华游泳的回忆 3

有些事情无从解释,尤其是事后看来很掉链子的事情。正当我雄心勃勃的备战02年马杯游泳比赛的时候,我突然莫名其妙的又开始长期脱水,超过半个月。直到比赛前一周,我才又开始游。直接后果就是士气,信心,体力都降了100点。而且本来计划想好好练的跳发,也仅仅匆忙的练了两次。 比赛的具体详情就参见当时的文章吧 周五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怪梦,梦到马杯改在工字厅后面的水塘举行了,还碰到了高中 一个游泳队的同学云云。结果一觉差点睡过头,手机好几遍铃声都没轰醒我,最后7 点40才意识到要迟到。赶紧起床,饭也顾不上吃了,一路奔到游泳馆。。。 游泳馆里气氛很热烈,我在浅水区游了几米,然后就上岸裹着大衣等着检录。第一项 是50蛙。发令很快,还没完全准备好枪声就响了。赶紧跃入水中,也顾不上技术细节 了,用很快的频率游到终点。小组第一,最后是第五。 我的第二个项目是200蛙,很晚才开始比。中间漫长的等待。。。。。。 这次是在第一组,而且是在平时经常练习的三号泳道,很亲切。发令依然很唐突,这 次出发就有些现眼了:一入水我就觉得泳帽要掉,下意识的用手往下拉了拉//ft,这 才开始往前冲。俩礼拜脱水的恶果充分暴露出来了:游过30米,我就意识到如果按照 这个速度游下去肯定撑不到最后,速度慢了下来。三个转身都很笨拙,最后一个转身 急了一点,呼吸没调整好,我都快虚了。虽然之前吃了两块维化,看样子还是没啥效 果。脑子里还特沮丧的闪现出几个字:最后一块牛排。打消了原本计划着的最后50米 要冲一下的念头,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这个速度,坚持到终点就是胜利。没带泳 镜,模糊的觉得第四泳道的那个选手跟我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在出水换气的时候,隐 约听到远处岸边队友们在给我加油。最后的那一下终于垮掉了,没有用力触壁,而是 在最后一下蹬水之后任凭着惯性碰到池壁。最后第三。 上次参加马杯比赛还是99年秋天那回,事隔三年再次参赛,身边的队友都已经纷纷离 去。这次也是我在清华的最后一次比赛,收获就是参加的两项都拿名次了,50m蛙达 到了三级标准。遗憾的是,过程不完美:动作变形,没有把平时练习时候最好的状态 发挥出来。 昨天天色昏暗,当一切归于平静,我走出游泳馆的时候,居然有一丝莫名伤感。 转过年,我又在三月份参加研究生班级游泳比赛,那次完全不靠谱,隔了一个寒假没游,开学之后也基本上一直歇着。游完50我就觉得自己再游下去简直就是自取其辱,于是换了衣服就撤,刚出游泳馆,迎面遇到老杜,老杜问我怎么放100蛙的鸽子,我说我实在不想丢人现眼了。老杜跟我灌输了一套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的道理。我居然又被忽悠回去,游了史上最狼狈的100米,居然拿了第8,而且是化工研六唯一拿到的一分。。。 之后我游得倒是挺勤奋,有时候游7点的那场,因为要划两次而且时间多一倍,我游的量也会相应的加一倍,不过就是在快到2k的时候,两条腿必定交替抽筋。四月份有次晚上从饺子馆出来,外面大雨如注,黑灯瞎火的我骑车差点从前面篮球场的台阶上冲下来。再后来就是非典,封校,饺子馆居然没关。我不太好天天躺在草地上杀人晒太阳,于是还接茬冒着生命危险去游。这时饺子馆的人就少很多了,救生员们经常聚在一起讨论防sars的偏方,比方说胡萝卜熬水之类。好景不常,四月底饺子馆关门了,最后一天中午我还游了一回。之后就是仓惶奔忙的日子,大喜大悲的日子,7月19号,应该是个周六吧,我们几个人帮小燕子把实验室的东西弄回宿舍,最后小燕子请我去饺子馆游了一次。那次游的很不是滋味。没成想那是我在清华游的最后一次。那天宿舍区空空荡荡的,太阳很亮,照得地面一片惨白,刺得眼前一片模糊。 (完)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在清华游泳的回忆 2

大三第二学期,我鬼使神差般的选中了游泳,不过那次似乎耗尽了我整个99年上半年的rp。这回西操的小游泳池终于检修好了。这个室内游泳池很小,大概4,5条泳道,不到20米长。游泳池年头也很久,应该可以算作文物了。老莫道不消魂毛在中南海游泳池冇建好之前,经常到这里过游泳的瘾。我始终没有搞清楚这个游泳池的确切空间位置,大体上应该是在西操那个室内篮球场下面,每次去上课我都要转晕。游泳池不是恒温的,每次上课前开始注水,由冰冷渐渐变热然后又凉下来。所以每次下水简直就是折磨。 那会儿游泳班没有后来的初级中级高级之分,就是一勺烩。象我等这种泳坛老将跟旱鸭子们济济一塘,自然可以偷懒很多,加上那会儿我正准备994,游泳课上得更加心猿意马。等到后来6月开始改在西湖游露天,我才发现自己没啥进步。自由泳腿打得跟累傻小子似的。有一次葛新替别人来上课,让我见识了标准的自由泳腿,他还露了一手蝶泳,挺牛逼的。最后的考试是100米蛙,20米仰,好像还有一段儿自由泳腿。100蛙自然不再话下,轻轻松松拿了优秀。不过后两项多少就有点现眼,好在没出大洋相。 那个学期的期末我过得兵荒马乱。抛开莫名其妙热了一个多月的伤风不说,还有无数要交的project,根本就冇心思去游泳。除了西湖正式开放那个周五晚上去考了一回深水证,也就是在一个暮色昏沉的晚上泡了一个晚场,可怜我一边在水里浸着一边还忧心忡忡的想着在新水画图板上的塔板图。小学期从九江回来之后,我又开始天天浪西湖,那时候我才发现西湖的水里氯化铜放得太多了,每次上岸必须得回去洗头,一洗一脸盆蓝水,要不然就成蓝精灵了。 到了9月,系里体育部开始招人参加马杯游泳比赛,之前我太土,一直不知道马杯还有水里项目,不过好像系里不重视游泳是有传统的,之前也一直冇见人张罗过这些事情。谁让化工的游泳不像足球那么牛逼轰轰呢。蛙泳就50米跟100米两个项目,我想了想,报了100。 比赛之前怒长一段日子我一直就干渗着,只是比赛前两天下午轮到我们系适应场地,我过去在漂满落叶的池子里泡了一下。比赛那天正好是中秋,我有些忐忑,毕竟脱水了好长时间了。结果上午逃了数分跟自辩,也没去考水平II,光呆在宿舍里怀疑人生。中午在11吃饭的时候碰见系里2人一头,搞得我胃口大没。似乎一切都不太如意。中午到西湖,我碰到赵莱,他一脸衰样,头天晚上刚刷夜回来。两大衰人互相比了比衰,就去各自阵营热身去了。赵莱的50自先赛,轻松拿到小组第一。我想怎么着也应该拼一把了。我站在跳发台上,赵莱在远处给我加油,我又一次象一块木板拍了下去。头50米我领先,快要触壁的时候,我发现肖龙老师正虎视耽耽的盯着我这个泳道,利码我就崩溃了,生怕偷懒转身犯规没成绩,好歹上学期游泳课肖老师还特意讲过转身,虽然我一直都没有认真练过。我只好特笨拙的转了身,后50米,尤其是最后25米,我游得特别费劲,脱水过久的恶果显露出来,加上中午没怎么吃饭,累死你大爷我了。被旁边泳道的8字班师弟朱桁超过,最后小组第三,甲组第四,朱桁拿了第一。最后有个男女混合6×50接力,正好缺一个人,我游倒数第二棒。甲组队伍太多,一次赛不完,我们是跟着丙组的一起赛的,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把他们超了n多也是看上去挺美的一件事情。我那一棒蛙泳已经把他们开出去下快50米了。 那天游完特别美,回宿舍正好大家伙儿都聚在319吃月饼喝香槟过中秋,我也吹了一大口。 对于我来说,2000年算是一个分水岭,清华也是。 2000年开始的大兴土木,美好单纯的旧时光也永远成为了过去。2000年夏天,西湖整修,好像整整一个夏天都没有营业。也许我记错了,不过那年夏天我是没游泳。顶多毕设那会儿浪过一两回。 01年的夏天我也几乎没怎么游,好像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面。那年夏天大运会之后,饺子馆开业,不过我一直没去,连马杯游泳比赛也忘记了。 02年夏天,西湖的客流已经很稀少了,大部分人都去饺子馆了,不过我还是固执的浪西湖。人少,更好,游起来更舒服,经常深水池就三五个人,恨不得一个人占着两个泳道。那阵子的固定泳友是榕哥跟com1,确切的说那会儿深水池经常就只有我们仨......那年夏天有阵子特别热,有好几次我把拖鞋放在衣架下面然后光脚走到池边,短短几步路就能烫得我活蹦乱跳。 九月的时候,有一次葛新请我去饺子馆体验新生活,那次特别狼狈,我游了没多久就发现钥匙不见了,我俩在水里找了半天未遂。赶紧上来去饺子馆的办公室挂失,结果意外的在那儿找到了。原来是我锁上柜门一犯晕,忘了把钥匙拔下来。最后某位有着金子般心灵的同学把钥匙交到办公室。那次我裤子兜里零零碎碎揣了好几百块钱,好玄。 虽然遇此现眼,不过我还是立刻就喜欢上饺子馆了:四季皆开,水质良好,还可以冲热水澡。我从来不在西湖冲澡,因为我知道那儿的水都是循环的。而且饺子馆离实验室,宿舍都很近,中午吃完饭过去浪一场然后回实验室或者宿舍困一瞌睡,挺惬意的。 于是我买了游泳卡浪饺子馆乐此不疲,甚至在那年北京马拉松赛之后的第二天我还去浪了个小一千米,虽然下水之前两条腿的肌肉巨疼,可上岸之后就可以欢蹦乱跳了。简直堪比脑白金,直追钙中钙。那会儿游泳的一般模式是11点半去11塞坨鸡蛋面,然后回宿舍取东西,折回到饺子馆,正好中午场刚开门,噼里啪啦用35分钟蛙上5个300,然后上岸洗澡回去打瞌睡,还要强忍游泳所带来的旺盛饥饿感。游完泳切忌大吃大喝,否则体重很容易上扬。 时间长了,也能看到饺子馆的一些传奇,比方有个女救生员原先是东区理发馆手艺特糙的师傅,一般不下水,就在岸上逡巡蛋侃。偶尔下水就惊为天人,游的巨好。也摸到一些规律,比方下午场一般是要挤破头的,而且正好赶上游泳队训练,能游的道更加少的可怜。 游的次数多了,我也发现自己的弱点:上肢力量不足,因此有时候晚上回宿舍之前还特意在东操推推杠铃。雄心勃勃的想在马杯上牛一把。 (未完待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在清华游泳的回忆 1

96年来到清华,军训前的一天,朱旭平上楼找我说发现游泳池了,两个露天池,深水区用四中的深水证就可以进去。后来我知道那就是西湖。当时我嫌天儿凉就没去,独自躺在床上怀疑人生。因为按照以前N年的规矩,露天游泳到8月31日就结束了。 转过年,我第一次到西湖游泳,这时候已经是大一的小学期了。原先四中的深水证已经过期,现去考了一个。自此开始了7年在清华单扎蛙泳的生涯。 97年的夏天,现在眯起眼睛回忆,中午似乎永远是灰蒙蒙的,下午似乎永远是阳光灿烂。这都源于我那时候游泳的记忆,小学期里我热衷于往西湖跑,如果赶上中午场,下午我就会湿淋淋的出现在蒙楼的小教室里打打瞌睡。如果没赶上中午场,下午下了音乐欣赏我就会义无反顾的扎进西湖四四方方的深水池。那年夏天的泳友是张伟栋,好像也有葛新。我们仨北京人一人一辆大二八,经常上岸之后直接冲到7食堂吃鱼,直到后来那鱼里出现一股汽油味。有点跑题,现在回到游泳上,西湖的下午场永远都是爆满的,我记得那年深水区有个外教,游得很好,经常四个泳姿来回游,速度也很快。还有个老教授也游得很好。我就在深水区跳发过一次,象一块木板直拍下去,之后就再也没尝试过了。。。。。。最初游下午场,我订的目标是2k,最后变到2.5k,游2.5k时间特别紧张,经常是听到大喇叭里广播退场的时候,我还差着50,100。至少有一次我是连续游了2.5k,算是检验一下自己的耐力。那时候我的游泳镜老漏水,我干脆就不带了,之后在西湖游泳我就再也没戴过泳镜。 直到现在,我还是很留恋那年夏天的下午场,快散场的时候,正好太阳也落下来,夕阳印在水面上,仿佛镶了金边儿。经常有河塘那边的蜻蜓飞到深水池这边嘿咻,产卵,有时候一击水就可以拍到。 小学期结束之后,我去桂林玩。那年的游泳生活就结束了。 说97年的清华游泳生活结束,其实是挺心不甘情不愿的,因为大一第二学期的体育课不幸折在引体向上跟110米栏上之后,我就痛失了选秀优先权。(那年特别奇怪,如果体育课成绩好,可以优先选择下一学期的项目。)我眼巴巴的看着小任老杜他们选到了游泳,最后我只好选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健美。不过最终郁闷的不是我!哈哈,秋季学期正好西体的小游泳池检修,小任老杜他们只好到处流浪,一会儿去跟足球班的抡大脚,一会儿去跟着手球班玩清华球。老杜不甘心就此沉沦,去图书馆借了一本文瑞脑消金兽革年间出版的《怎样学游泳》,天天纸上谈兵。最终居然完全通过理论学习学会了游泳! 98年夏天我游泳的瘾头依然很大,那年夏天小学期是八月份上,而且还是去燕化实习。之前大段的假期,我就歇在家里,不过每天中午11点必定风雨无阻的骑到学校游泳。放着眼么前的英东不去,多半是因为我的露天游泳池情节,不过也跟当年比较困窘的经济条件有关。我在98年夏天买过很多东西。。。 那个夏天我的泳友是电子系的赵莱,他家在信息工程学院,有时候我俩路上就能碰到。经常蛋一路高中同学的花边旧闻。 露天游泳最企盼的就是下雨,雨天游泳很舒服。有几次我就赶上了,有一回游到半截儿,瓢泼大雨。整个深水区就没几个人了。下雨的时候,水里是温暖的,水下是平静的。 (未完待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旧时光

去泳版翻翻以前的文章,好像是透过满是尘埃的九食堂下午五点的光柱看故人们端着饭盆来打饭。 我一直没有投入的混过泳版,当年去饺子馆也就是自己练自己的。不过我很喜欢泳版的氛围,挺体现清华校训的。 自从02年马杯之后我就再也冇正经掐表测过速度,现在估计50蛙能有38"左右,可惜再也没机会参赛了。 游泳是个很好的运动方式,可以什么都不想,看似枯燥实则乐趣无穷。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今日之梦

我在梦里杀了一个仇人,而且是在另一个人的鼓动下虐杀的。 用一个特别钝的勺子捅进他的胸口,把心脏搅成一盒酸奶。 感觉特别不好,每搅一下就觉得是在搅自己的心脏。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今日二扒 nick cave - death is not the end

其实这个歌是bob dylan写的,nick cave拿来翻唱了 02年大雪不断的冬天,我曾经做过一个有24首歌的自选辑,庆贺圣诞。这首就是结尾曲。 作为一份不算虚拟的圣诞礼物,送给我这个blog的读者们。 A When you're sad and when you're lonely A And you haven't got a friend E A Just remember that death is not the end And all that you held sacred Falls down and do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每日一扒 nick cave - into my arms

我讨厌绝大多数nick cave的歌,这个是个例外。 这首歌的mtv拍的也很好,很多人轮流对着镜头痛哭流涕。 Intro G C F F C I don't believe in an interventionist God F C But I know, darling, that you do F C But if I did I would kneel down and ask Him F C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冷幽默

叶老为出书无门而苦恼。 我献了一计,我建议她投稿给《收获》,06年主编还是巴金,把书稿直接烧了,好给巴老过目。 征订 2006年《收获》 巴金主编  荟萃各种流派与风格的无数佳作 被誉为中国当代文学史简写本 时刻保持敏锐,时刻注重观念更新 时刻奉献文学的顶尖之作 请速往全国各邮局订阅 截止期:2005年12月23日 代号 :4-7 定价:12元 全年:72元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每日一扒, lou reed - romeo had juliette

从头到尾,A E D D 我很喜欢这首歌,也喜欢这个和声走向。 Caught between the twisted stars the plotted lines the faulty map that brought Columbus to New York Betwixt between the East and West he calls on her wearing a leather vest the earth squeals 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无题

现在一听just like honey,就立码想到nwa,想到东京机场,想到那个黄昏 一切都固化在脑子里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