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5

又做了一个梦

好久冇做这么喜悦的梦了,美,特别美。最后生生被自己给美醒了。 内容就不透露了,要把这个小玉枕纱厨秘密藏到2010年。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每日一扒 primal scream - velocity girl

这首撒旦同学最爱的歌,我花半分钟就连solo带和弦扒完了。 btw,每次post六线谱都有问题,小solo就不贴了 D Here she comes again A With vodka in her veins G Been playing with a spike A She couldn't get it right D Splendour in silver dress A Velocity possess G The world was hers again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又做一梦

梦到我下飞机出了首都机场,遇到一贵人,莫名其妙送我一红色富康,不过不是京B的牌。 我就开车瞎转悠,心想要是能拉俩活还能挣出点零花钱。 边想边开到了北京站趴活,北京站前广场建起一好几层的商场,每层都有一停车场,车子都是直接用电梯运上去的。我把车子停在二楼,顺便把车顶放下来(富康出了敞蓬版?)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女白领冲我直嚷嚷,好像我的车挡了她的道。我当时特愤怒,心想你丫牛逼什么啊,人民应该尊重艺术家!于是冷冰冰的对她说:“我听过的唱片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这话把她震慑住了,过会儿给我送来一袋盘锦大米,还有几张coupon以示歉意。 这会儿天开始下雨,车里开始进水(大楼停车场是镂空的?),我赶紧把顶棚升回去,发觉已经瘪了好几块,心想,现在富康怎么也这么偷工减料,用破铁皮当外壳。 活没拉到(或者拉到一个去清华西区澡堂洗澡的客),我开出北京站,直接向西逆行+蹿自行车道,边开还边欣赏旁边的景色:玉体横陈于恒基广场前面绿地上的几段枯树干,已经被装了福玉枕纱厨娃的脑袋... 正看着,开到东单路口,前面有俩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我这属于严重违章,正这事,一个混凝土搅拌车迎面开过来,我赶紧右边俩轮窜上隔离墩,借着搅拌车的掩护,一踩油门,迅速消失在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的视野之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做了一个梦

梦到2008年的时候北京爆发了禽流感 奥运会被取消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别草拟大业了

国内的所谓精英阶层就是一坨shit,柔柔软软的一坨shit。 看过朱伟的这篇http://blog.sina.com.cn/u/46fc810b010000g6 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 "早操是四路庞大的纵队,在天未亮时候将孩子之肉布满公路上,不出问题是万幸。从这点分析,我的学校没有把孩子生命当回事的判断绝非无根据。" 这种论调简直冷血的让人恶心。 恐怕朱先生没有上过那种只有巴掌大小操场的学校吧。 对待这号一本正经谈论人文关怀的人,我一律以傻逼来称呼。 好久冇去reader版干仗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考据

slsk了一首a day in my life,文件名,tag都显示是Beck cover的 我听了觉得有些疑问,按理如果是beck捣鼓的,至少得噼里啪啦弄出一堆大杂烩 至少里面那七扭八歪的弦乐部分会被他搞的很怪。 而这个翻唱版本,一没唱,二吉他部分弹得太完美了,非常干净,而且音色也很传统,小技巧还特多,这根本就不是beck的方式。三弦乐部分根本就冇动。 后来再查了查,果然应该是jeff beck,而并非beck。 话说回来,这个版本改得挺牛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政治这东西

就跟毒薄雾浓云愁永昼品似的,千万别碰. 没有burroughs的体魄,就别想着磕药磕到86.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insomnia

air的moon safari的贝斯小律动搞得我睡不着觉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电解质失衡

我的第一天有一些希望 我的第二天有一些幻想 我的第三天有一些欢乐 我的第四天有一些缠绵 我的第五天有一些想法 我的第五天有一些感慨 我的第五天有一些愿望 我的第五天是一片空白 --雷霖 命中注定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story of 2

王小波在《未来世界》里曾经提到: 所谓综合,是指安置以后的一种心理疾病,表现为万念俱灰,情绪悲观,什么都懒得干。各种症状中最有趣的一条是厌倦话语,喜欢用简称。在公司受训时,听到过各种例子:有人把"精神文明建设"简化到了精神,又简化到了精,最后简化成"米";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总公司"简化成公,最后又简化成了"八";把自己从"重新安置后人员"简称为员,后来又简称为"贝"。所以公司招我们这种人去训话,(这句话未经简化的原始形态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总公司向重新安置人员布置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就成了"八贝米";由拆字简化,造成了一种极可怕的黑话。 在我的口语里,何时“二”独立成为一个词已经不可考了,应该是有年头了。追本溯源,这个“二”应该来自“二百五”,这是个老词,口语运用时显得酸文气实足,明显不如“缺心眼”(这个词在口语中渐渐简化而为”缺“,而单独使用“缺”的威力很薄弱,一般来说要跟“二”组合起来“二缺”,这实际上是“二逼”的文雅用法)“棒槌”,“轴”之类。但是这个“二百五”的确有它的人文关怀色彩,所以没有被直接淘汰,而是进化为“二逼”,而“二逼”这个词太疵了,类似于口语原子佳节又重阳弹,杀伤力很大,但容易伤及无辜,尤其是有女士在场的情况下。最终“二逼”简化为“二”。 “二”这个发音也很好,不用动舌头,只需一张嘴,很轻蔑的紧一下喉咙,“二”就喷薄而出,要正巧赶上天干物燥,还能bonus出一口痰,足以令对方羞愧难当。堪比当年诸葛亮羞死曹真。 我知道韩国棒子有个服装品牌叫做TB2,翻译过来就是“特别二”,这挺很符合韩国人的特点。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