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5

晃脑袋

从2000年夏天养成一个习惯,一旦听到枪花的sweet child o mine,就止不住的晃脑袋 这两天听了一个最牛鼻的翻唱版本,dinosaur jr的某个现场,听的时候我脑袋晃得更厉害了,差点从脖子上掉下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中国职棒大联盟

礼拜天晚上做饭的时候把未来的中国职棒大联盟做了一番构思 运营模式,盈利方式都想的差不多了 连统莫道不消魂战部,朋克文化,漫画媒体之类都有机的联系在一起!越想越无懈可击,太完美了! 粗略估计一下三年就可以盈利 现在首要问题是拉到一千万的风险投资 不出几年,棒球就将成为中国青少年心目中的第一大运动! 朋友给你一个机会,试一试第一次办事 就象你十八岁的时候,给你一个姑娘 同学们!同仁们!快给我投钱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最喜欢的几个摇滚吉他手

1. Keith Richard (rolling stone) 2. John Frusciante(red hot chili pepper) 3. Larry LaLonde(Primus) 4. Jonny Thunder(new york dolls) 5. J Mascis(dinosaur jr) 6. neil you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乐评

//勿转 刚上大一的时候,我在主干道被几个电机系五字班的家伙所蛊惑,参加了清华协会历史上最短命的soundtrack协会。接着就接到为协会期刊写稿的任务――两篇乐评,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写的唯一一回乐评。 那一次让我认识到写乐评其实是件很累人的事情,首先得认真,然后得有驾驭整体的能力。后来上bbs,看到很多人写乐评,算下来大概有三个类型:煽情派,技术派,天马派。 最容易的当属煽情派,先把歌词一通抄,然后抒点小情,忧点小郁,愤点小世,励点小志,感点小慨。基本上一两屏的字儿就凑出来了,这类的乐评多见于诸如关乎许巍,汪峰,beyond,主流北京摇滚之类。Totally trash! 以老A为首的技术派是最巍峨的。我一直以为人听音乐的口味跟性格有着很精确的对应关系,比方听金属的都刚正不阿,非常愤青,跟老A吵的几次架的过程都印证了我的观点。有时候都会对着屏幕产生一种幻觉――几个文弱腼腆得人迎着凛冽的北风伸出右臂行金属礼,同时坚定的喊着“Hail Metal!”――这些又总让我恍惚置身于60多年前的柏林。 老A这派金属党人(不包括那些混党票的各色金属猪头党徒),写的乐评就跟写实验报告似的,横平竖直,脉络清晰。而且还象人民日报的社论,冷酷无情,绝对正确。看这样的乐评,可以很清晰的理解一支乐队的来龙去脉,风格变迁,起承转合。比开着金山词霸看AMG要强一百万倍,况且AMG向来对极端金属界就不友好,极尽妖魔化之能事。而老A则体现出解放前开明书店,解放后马恩列斯翻译局的作用. 还有一派就是天马行空派,2000年夏天凉同学写了好些,从ECM到4AD。每篇都很简洁,寥寥几笔就把一张专辑最精彩的部分展现出来。而且凉同学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很好,不废话,不煽情,不拖沓。他写tom waits的mule variation是我认为摇滚版这些年以来最好的一篇。 现在,无论是技术派还是天马派的文字,已经很难在水木上看到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群淡人在扯淡,根本就没听过的乐队都敢写,只不过是拿着金山糍粑把amg上的review胡乱的翻译一通.世道真是变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帅秃出专辑

6月21日帅秃的首张个人专辑The Future Embrace发行. 要说风格,就是碎瓜最后一张专辑里的blue skies bring tears的延续,如果能坚持听下去,渐渐也就会适应. 专辑里有一首他与robert smith合作翻唱bee gees的老歌to love somebody. billy corgan这个人挺怪,工作狂+暴君+自恋狂+大龄文学青年+........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扯淡]Straight

有天晚上我google Rod Stewart的巡演乐队名单,咕了半天咕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咕出一堆奇形怪状的网站。 其中之一比较牛逼,内建的数据库搜罗了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人的资料,从演艺界明星到政坛大佬到文学巨匠到体坛明星。我从中知道原来Lou Reed毕业于雪城大学,也知道Iggy Pop原来结过两次婚。更重要的是,基本上上面罗列的所有人都会被列出各自的性取向。很多人后面都写着straight,这我就比较挠头,搞不明白是啥意思。后来看了一眼老莫道不消魂江的介绍,他的性取向一栏也写的是straight。哦,这下我就明白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乐坛逸事一则

洛杉矶有支叫做alien ant farm的post-grunge乐队,说他们是新金属吧,又没那么狠,说他们是新朋克吧,又没那么旋律优美,只好搓堆儿归入后割让之的垃圾箱。 书归正传,03年夏天的一天,在好莱坞的柯达剧场正要举行hiphop类的一个颁奖活动,下午的时候正当众人如黑瑞脑消金兽社会一般走红地毯的时候,科达剧场对面的楼顶突然刺刺啦啦一阵扩音器乱响,紧接着埋伏在楼顶的aaf的成员就在楼顶唱了他们的一首新歌,同时一块巨大的印有乐队logo的大幕从天垂下。地面上的众人被搞了个措手不及,目瞪口呆,最后还是一伙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冲了上去,把在楼顶捣乱的一干人等一举拿下。 最后,如果你想找乐手,找合作乐队,[url=http://www.gigmasters.com]点击这里[/url]。 另外,有谁知道04年rod stewart巡演乐队里的弹曼陀铃的乐手的名字?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6月8日 由往事说开去

小时候听小喇叭节目,曹灿叔叔讲过一个忆苦思甜革莫道不消魂命小故事,话说旧社会高玉宝家里很穷,念着书的同时还得给地主家扛活。有一次――按照现在的说法――家庭经济破产了――按照冯式电影的套路――地主家也没余粮呀,他再也不可能念书了,只能到地主家当长工了。住在茅草房里,狠心的地主老财还半夜学鸡叫,逼着小高玉宝起床干活。失去读书机会的小高玉宝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发大水了,把地主家都给淹了。曹灿叔叔的故事到此结束,给小听众们无限遐想,给人以希望的结尾终归是“给来者一些极微末的欢喜”“人生多苦辛,而人们有时却极容易得到安慰,又何必惜一点笔墨,给多尝些孤独的悲哀呢?”就好比马良同学的神笔真的淹了贪官污吏,卖火柴的小姑娘最终在微弱的火苗中得到永生。 93年的冬天,我住在双井,每天得骑车穿过大半个北京城去西皇城根上学。高中遵循的是147条校规,别的记不清楚,唯独千万不可迟到这一条是绝对不会忘掉。那个冬天风很大,给住在城东的同学们上学造成了很大的痛苦,每天早晨得顶着大风前进,好不容易拐了一个弯,风也跟着拐一个弯。以至于两年之后当我听到崔健在唱“我迎着风向前”的时候,伴随着古筝之声,我内心会泛起一丝悲壮、绝望和痛苦。制度冷酷,但也有温情的一面,就是一旦下雪,可以不计考勤。可惜当我知道这个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那年冬天唯一的一场大雪――那是我第一次在雪天骑车,我为了赶时间,为了能在7点40之前赶到教室,逆行、猛拐、急加速或者急减速,居然一个跟头都没摔。当我一团蒸汽般的赶到教室,才发现还有一半人没来,操的泪,亏死了。之后我便天天关注天气预报,但凡有一丝下雪的可能,都让我感到希望,然后等第二天早晨起来,透过楼道窗户看出去,惨白的路灯映照下的房顶总是白茫茫一片,像是厚厚一层雪,等我兴冲冲走出去,才发现不过又是一个北风呼啸的干冷的一天的开始。 这些天,费城酷热难耐,虽然当初租房子的时候房东曾经拍着胸脯保证这房子冬暖夏凉,可到了节骨眼还是热得我头昏脑胀。于是天天盼着下雨,昨天晚上睡觉,听到窗外淅淅沥沥之声不绝,而且渐强,于是感觉一股带着雨腥味儿的凉风迎面而来,渐渐的昏昏中睡着。 第二天起来,外面嘛玩儿没有,tmd。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甜梅号及其他

最近下了一些专辑听 甜梅号的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诱导社的性感的叛国青年 左小祖咒再版的庙会之旅 Lou Reed的ecstacy 甜梅号的这张专辑,非典之前我就下载了,听过不到完整一次就刻盘扔一边了。我承认这是一张很好的后摇专辑,但一般来说,后摇专辑我很少能坚持听10分钟以上的--现在不同于当年,能够兴致勃勃的一轨一轨的听,也没有太大耐性回味冗长的riff里的细节变化了。这一次下载来听,依然不能太持久,不过我却被第六首给深深吸引住了,这首名为体育的曲子,很趣味,尤其是开始两把吉他以及随后加入的贝斯低音旋律,很好玩,就像是谢立文漫画里的一些场景。 诱导社若是能坚持到今天,牛逼性不亚于脑浊。可惜了这支乐队。挑逗的歌词,脏且凶的演奏效果,都是国内少见的。雷霖们是聪明的,可惜他们聪明的热血被无数空有一把子力气的nu-metal给淹没了,摇滚的政治意味随之也就变成了王八拳式的大笑话。 再版的庙会之旅基本上是从新录制了一遍,与99年的原版相比,更精致,隐去了锋利的一面,而将一种更宽广的情怀展示出来。 推荐曲目:果皮箱,家父,莫非 这些年lou reed的音乐,听上去不如早期那么冒险锋利了,但那份自负的气质没有改变,纵使曲子编配的多么主流热闹,老李依然冷静如故。就好比nyc man的mtv里面最后一组镜头,老李的面容已苍老,但转过身,一丝不挂的屁股依然紧绷光滑。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