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5

[转载]科技来自人性 - 美军在伊拉克的侦察录像

美军OH-58侦察直升机在伊拉克巡逻时, 操作热像仪偷玉枕纱厨拍到伊拉克的车床族....... 此举称得上是偷玉枕纱厨拍史上创新的一页!! [url=http://vampirebat.com/war/oh-58d_jrtc_fun.wmv]下载观看[/url]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阳光灿烂的日子

星期六除了出去买了趟菜,我生生在家窝了一天,哪儿都不想去。然后就收到了大水牛老李的最后一张专辑jubilee。 连听了两天,用干净了刚充好的两节电池。 就像是老友重逢。 最先知道这支乐队还是要归功于94年那个合辑If I were Carpenter. 他们奉献了最后一曲we’ve only just begun.翻唱得如此凄风苦雨,害得我听完了暗自神伤了几分钟。 最早开始系统听这支乐队是在01年的5月份,Napster还没死透之前,很多大牌的乐队歌手搜不到,无意中搜出了这个乐队,可供下载的曲目还挺多,下到的第一首应该是fuzzy。一下子被Grant Lee Philips比较煽情的唱法给吸引住了--潦倒,敏感,孤芳自赏。音乐的编配也很好。 那天下午,我一口气下载了很多,心满意足的听到肚子饿,然后在夕阳的映照下晃晃悠悠的骑车去食堂。 现在想想,2001年,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似乎都是很完美,没有为什么事情发过愁,兴致高昂,没心没肺,时间用不完,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德行小青年儿,认识了很多新朋友。网络环境也宽松,Napster虽然倒下了,但是还有audiogalaxy,活雷锋zixia贡献出一个巨好用的socks5代理,后来演化出了著名的proxy.edu.cn:3128,REM的主页上的mp3可以随便下载,无数个匿名ftp里有无数坨毛瑞脑消金兽片,北大的一帮毛人还开了个叫做小静的bbs,专门交流毛瑞脑消金兽片资源。 那时候还是我们这拨生于七十年代的在当校园主流。。。。。。 现在返回头听大水牛老李,我就不自觉地想起01年的那些日子,在我脑海里,那些日子都像是被灿烂的阳光映衬着,镶了金边儿。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2月16日收到cd

我在deepdiscountcd上定的两张,一张是pavement得crooked rain, crooked rain的双张再版,一张是jamc的live in concert。后一张以前我一直以为是双张,等拿到cd一看,单张而已,而且没内页,单薄的就如同是一件跨栏背心。而且还最贵,快15块钱了,虽然这是我能找到的这张cd卖得最便宜的地方。 自从01年除夕夜开始p2p生活之后,我就越发喜欢从熟悉的乐队的翻唱歌曲,或者被别人翻唱的歌曲,或者各种各样现场版本中寻找乐趣。 去年春夏之交的一天,我骑车回家,路上一拍脑门,突然想起了jamc的那首girlfriend,然后又一拍脑门,能不能在slsk上找到这首的现场呢。功夫不负有闲人,守株待兔了两个小时,终于让我撞到了。然后就知道原来jamc还出过这么一张选辑。 这张cd一共收录了两次现场的19首歌。分别是92年3月28日在谢菲尔德,95年在布里斯托尔,歌曲从darkland那张的happy when it rain到Stoned & Dethroned里的girlfriend。很好。或者换句话说是听上去最没有缺陷的一张jamc的现场,前段时间听他们的peel session,光是那首just like honey,听一次脚心就像是被挠一次。 还有一张大水牛老李(grant lee buffalo)的jubilee在路上,过些日子应该能到。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超级碗

今天晚上,是超级碗比赛,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对费城老鹰队。前几天,就见街上挂了很多"Go Eagles"的条幅,开始比较奇怪,后来闹明白了原来是要打超级碗了。 在我看来,老美的这个超级碗就跟国内的春晚差不多,都属于群众喜闻乐见每年一度的固定节目;中间必定插播无数次广告;有文艺界大腕参加。。。诸如此类。而且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实际上橄榄球才是老美的第一大运动,远在篮球棒球之上。每次上课之前,几个老美庄雅婷甲乙丙丁就会凑在一起聊周末的比赛如何如何,后来从老曹那里知道去看一场橄榄球,很一般的票都得100多,大家还络绎不绝。可见其广泛的群众基础。 中场休息前,镜头时不时的往一个通道口打,保罗·麦卡特尼正从那里往外张望。今年中场的表演就是由他来担当。赛前电视里播过一个beatles当年的片段集锦,当年那四个豪情冲天的young dudes,现在只剩下俩个,岁月无情,真让人感慨不已。 麦卡特尼唱了四首babe you can drive my car, come back,live and let die以及hey jude。他真是不显老,前两首他是在舞台中央弹那把提琴型的贝斯,后两首就直接坐在钢琴前边弹边唱。虽然都是老歌,但听上去还是有些激动,仿佛又回到了10多年前。。。。 边看球,我就边琢磨,这回中糙中假下岗了那么多球员,干脆组织他们集中培训半年,然后也扯几个队伍搞橄榄球联赛算了,怎么着也算是再就业吧。 我就看了上半场,伴随着火锅吃完,下礼拜的菜炒完。我也就不再看了,忒累,动不动就是暂停,动不动就是广告,动不动就是我看不明白。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