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4

happy birthday

to myself 虽然,按照美东时间,我还得过若干个小时才能又涨一岁。 收到这个礼物才是最让我高兴的,hoho

Posted in 未分类 | 8 Comments

10月7日 高级

班上有个韩国同学,读硕士,在韩国的时候,读的不是化工,所以有的课上得很头疼,时不时到办公室问我问题,今天下午,他又过来问我热力学作业,我去他办公室给他讲了一道题,讲完之后,他支支吾吾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dc来,我开始还在想,今儿是什么日子啊,吴同学怎么想起来给我拍照了。拍就拍吧,我还整了整头发,可就见他又把dc收回去,呜哩呜噜结结巴巴说了一些话,反正我是一点都没听明白。不拍就不拍吧,回去接茬做我的热力学作业。 写完作业,我去吴同学办公室找人对一下结果。就看到吴同学正对着笔记本屏幕看的聚精会神,凑过去一看,操德泪,原来是一张图片--估计是刚才拍的--某位同学的作业。 下午上课之前看了一份儿校报,John cale下礼拜一来费城演出,30块钱。估计是看不了了,下礼拜三要交三门课的作业,大爷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10月6日 背背佳

今天我算是颓至极。以至于下午上数学课的时候我还在盘算是不是应该查一下黄历。今天简直就是诸事不宜。 头天晚上在学校看书到11点,实在越看越搓火--老同志学习起来的确难度比较大--理解力下降严重,看半天也看不明白。最后一怒之下回家接着看。这都是被逼无奈--因为第二天早晨就要交 反应这门课的作业。 到家忙完杂事,坐下来看书,已经是晚上12点。按理说夜深应该很安静了。没想到旁边屋子电视丁光丁光没完没了。旁边是一个Drexel的学传媒的家伙,天天电视前面安营扎寨,我都怀疑是不是这是她们留的家庭作业。我赶紧翻出一张cd对抗一下,没想到拿的是beat happening的首张专辑,头半段那叫一个难听,快跟shaggs有一拼了。好在一点多电视关了,要不然真要闹心死。最后做完作业已经4点了,其中有道题需要最小二乘回归一下参数,我本来是想手动算一下,后来发现题目里的数据太恶心,还是早晨去机房算吧。 上帘卷西风床睡觉,六点四十五被闹钟闹醒,多里哆嗦努力睁开眼睛,把闹钟往后再调了一个小时,在睁眼已经是8点20了,赶紧晕了晕呼起床,收拾一下冲出家门。这一路走得叫一个东倒西歪,左倾冒险右倾投降,路上遇到一个同学也懒得打招呼,借着一个大哈欠,做破帽遮颜过闹市状走开。 到机房已经50了,用maple看了一下,发现压根就不是线性关系,(后来觉得可能是当时我太晕,数据输错了)也没时间查错了,赶紧上三楼上课,见到师弟,拿过作业,直接把结果抄上。 这课上的也是一片神鸦社鼓,基本没听明白不说,连板书都看不明白,还连着讲了两章,最后都听崩溃了。 如果背运到此为止也就罢了,接下来,我去机房看课件,发现courseweb上我的账户内所有课都没了,赶紧去系里找秘书查了一下,还好没人冒充我把我的课删了,估计是数据库出了差错,秘书给我一个地址,让我去160房间报告一下情况。我又奔到遗漏,在状如迷宫的院馆里转到美尼尔综合症爆发,还是没有找到这个房间。倒是找到了一个标着160的厕所!最后去copy center问了一下,工作人员给了我一个email,让我给对方发信。 下午下了传递课,收到回信,原来是因为我昨天去学校更新了一下我的ssn信息,结果我所有的个人信息都重置一遍,包括我的所有选课信息,得等过两天才能恢复正常。 这哪儿是背背佳啊,简直就是背到家。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