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4

out on the weekend

今天是个大晴天,阳光锐利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刺得人几乎可以留下泪来 今天晚上,月亮很圆,也很亮。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大雨将至

天气预报说今天要有强降雨,憋到现在亚运村这边还没开始下,倒是万寿路那边已经噼里啪啦了。 18年前的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我中午撞向一扇门,门玻璃碎了,左臂划了一个大口子,血哗哗的留,当时好像忘了哭,爸爸赶紧把我送到医院,缝了8针。然后就是打着绷带挂着胳膊过完了那个夏天。对!当时是头一天下大雨,全家去影剧院看了一个苏联灾难片,对图154这种客机有了全新的认识。 小时候大家的骨头都比较软,俗称吃不上劲,尤其是夏天的时候,短裤裙子一穿,从一个斜坡上冲下来往往到了势能最低点大家都刹不住,然后必定是俩膝盖两团红,或者两团紫,如同两个勋章一样挂上一个夏天。而我老人家当年胳膊缝针,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勋章,已经超出了同家属区发小儿们的想象范围。作为当时的资本,得意洋洋的很长时间。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练功 路遇

上个月odile跟我展示了一项高超技艺,名曰拱起成桥。就是双手双腿撑着,腰拱成一个弓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单拱桥。如果我的上述简短文字还没有叙述明白的话,诸位,大家应该都看过三毛流浪记吧,里面有一集讲的是三毛实在饿得没办法了,去投奔了一个草台班子,练吞铁球,吞宝剑,也练拱起成桥。当时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完成之使命,没想到odile居然很轻松的做到了。 今天上午,在沉郁至极的空气里,我也尝试了几次,差点把腰给撅劈了,觉得应该是做的比较标准了,同时我还拿dc自拍了两张,发给odile,被批了个体无完肤。 我一定要努力的练,就按照三大一从那么练。奥运会是赶不上了,不过不要灰心,练好了可以去天桥打把势卖艺了! 来自北京的同学们,向你们打听一个事儿,这个拱起成桥是当初小学时候的体育必选动作吗?我怎么记得没有啊...... 晚上去天通苑赴宴,路上正逢下班堵车高峰,车子慢悠悠的往前蹭。这时候,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从旁边走过,其中一人将一个包递给另外一人,那人把包极快的塞到一个黑包里面。俩人迅速的跑掉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刚才那俩人是偷包贼。果不其然,前面一个私车女司机开了一小段,突然发现自己的包没了,顿足捶胸,号啕大哭。看来,各位开车的朋友,一定不要把包放在副座上,开车的时候也应该把门锁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昨天灵山一日游

做为CEO,我这次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是下错站了,应该在苹果园下,我拉着odile在古城下了,上来之后一片茫然,既没有看到如苍蝇般嗡嗡的拉活的黑车司机,又没找到929车站,一问才知道那应该在苹果园。第二是轻易的否定坐缆车的动议,事后发现如果不坐缆车上去,简直就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早晨怒早就起床,背着三公斤不止的农夫山泉还有若干吃的东西还有相机(这次吸取了以前的教训,没往登山包里塞装着303k的Jenova的摄影包,直接顺了老爸的F420放里面),在茫茫的雾气之中走到358车站,抬头一看站牌,邪有暗香盈袖恶的358头班车居然五点半才发车,大爷的,头天晚上看怎么写的是5点?徒步走到阳光对面坐108直奔地铁。闲话少说,途中遇到致命失误一次,最终我俩来到苹果园。 如果按照最死硬的驴版zn分子的标准,我们应该一人一辆自行车奔到灵山脚下,然后再甩开大步吭哧吭哧向山顶冲锋。(本科的时候曾经有一票同学这么干过,当时他们并没有仔细上网--那时候网络还很不发达--看攻略,以为从清华去灵山就如同从清华去香山,殊不知到了灵山翻过山头就是河北省的地界,从苹果园到灵山脚下也有110多公里那么远,他们最终做到了,可惜他们谁都不去驴版,驴版上少了这么一段传奇)如果按照次死硬的zn分子的标准,我们也应该挤上929支线一路颠簸到灵山,不给那帮小巴司机黑车司机一口粮。而我们实际上既非自虐分子,又非纨绔分子,出游只是为了能放松身心,娱乐休闲。所以没必要太角劲。从地铁站口出来甩过无数个揽活的黑车司机之后,一看错过了7点那趟929支,而且等车的人也太多了,8点那趟即使挤上了也恐难有座,正好一个小巴司机过来揽活,我们一看车里面还有一排俩座,遂上车走人。 从苹果园到灵山车子足足开了三个钟头,期间走了很长时间的邪有暗香盈袖恶的盘山公路,听了一路蛋侃--同车有九个年轻男女结伴出游,真是青春无极限,把车顶都快吵暴了,看到一起交通事故--一个摩托车把一个夏历的左前灯给撞碎了,看到一个可疑场景--一黑衣男跟一黑衣女相拥在山路边上,再往下就是深渊,而他们的一辆黑奥迪就停在旁边。进山之后水箱的水烧干了,正好路过一处泉水,停车休息。景色还是很美的,花岗岩石山不苟言笑,上面的动植物应该是最踏实的,人类根本就没法爬上去,还看到了一处冰川活动遗迹。 到了山下,人还真不少,空气还真新鲜--混合着新鲜的马粪味儿,路上还看到一匹“斑马”,不是通常所见的条状斑,而是奶牛的那种块儿状斑。 由于定位于休闲游,所以选择坐缆车上山,在缆车入口的地方看到一只邪有暗香盈袖恶的大蜘蛛: [img]/User3/hippie/upload/2004881745381322.jpg[/img] 我克服了深藏在内心很多年的恐高症,和odile一起坐着缆车顺利到达山上,景色非常美,高山草甸,红果白桦,冷风飕飕。。。 在山上的草丛里转悠,看到无数奇异的小虫子,甚至还看到两只正在嘿咻的蚂蚱,这两只蚂蚱心理素质非常稳定,在镜头前好不慌张,尽情的享受鱼水之欢: [img]/User3/hippie/upload/20048817462953164.jpg[/img] 下山之后在停车场遇到一个开都市贝贝的司机,最后谈妥50块钱拉到苹果园地铁口,上了车才发现这简直就是一蒙古司机,在山路上跟一个威弛飚车,从停车场一直飚到苹果园,丝毫不输对方。最后一看表,统共用了一小时45分钟。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在看到克里姆林宫塔尖的地方戛然而止

这球看得真让人难受。 裁判!傻逼啊!操你妈必啊! 李毅!傻逼啊!猪脑子啊!麻痹草啊! 北京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傻逼啊!麻痹草啊! sigh,不写了,真难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老照片

某位现在嘴里操的泪曹德雷不离口的糙哥当年也是一羞涩的德行小青年儿。 有照片为证: [img]/User3/hippie/upload/2004868202616999.jpg[/img] [img]/User3/hippie/upload/2004868212110930.jpg[/img] 这两张照片颇有历史,推算起来,也快有四年了。如果没记错,应该是2000年底童话版阿累在嘉禾报告的事情,嘉禾是个花18元可以无限制的喝水的地方,现在好像已经变成了老北京炸酱面馆。那次活动我没参与,这些照片是案发之后不久我从阿累的个人网站上看到的。居然保存至今......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无题(本文可能含有恶心内容,请勿在饭前阅读)

昨天晚上看了[url=http://news.sina.com.cn/s/2004-08-04/13243923112.shtml]一条新闻[/url],这个学校的校长真是对学生关怀的无微不至啊。 后来看米粒写的博客,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临睡前一次正当的大便,消除了两天来心里的种种疑虑。”撇条是人类进步的动力,规律的撇条活动让人感觉踏实--自己的身体是正常的,一如米粒一样。 我的一个同学,对撇条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本科那会儿他是军乐队的,有次清华艺术团去天津演出,走之前吃坏了肚子,坐在大巴奔驰在京津唐高速公路上,无时无刻不巴望着赶紧能到目的地。恰好跟他坐在一起的是蒋静--就是在2000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高校网络小姐大赛第一名那位--一个事儿妈--当时好像是晕车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非得让我这位同学陪她蛋侃,我同学一边时时刻刻盼望着赶紧能冲进厕所撇条,一边还得强作镇定跟她蛋侃,都快崩溃了。后来到了天大,一车人安顿下来,一日晚上,我同学去撇条,一出房门,没想到又碰到蒋静,蒋同学说她有夜盲症,让我同学领她下楼去厕所,还得在外面等她,然后把她再领上楼,安顿她回宿舍,把我同学这通折腾。 若干年后,我们作为无聊至极的研究生窝在宿舍逗闷子,偶然间看到清华电视台在采访蒋静,我那个可怜的同学黯然的说“一看到蒋静,我就想撇条......”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热泪盈了眶

昨天国足终于进决赛了!牛逼!牛逼! 这场球看得我人仰马翻,确切的说两场半决赛都看得我人仰马翻,从来没看过这么抻人的比赛。日本对巴林,我是从下半场开始看得,刚换到中央五,日本就扳平了,然后就你来我往攻来攻去。巴林踢得太紧了,场上感觉根本没兴奋起来,本来挺美好一事儿....鬼子能最后扳平,然后最终胜出,太运气了。大爷的,巴林可惜了。看完那场我就觉得中国队肯定能赢,最后决赛中日死磕。 果不其然啊,虽然过程也很心惊胆颤......   记者:下场决赛有信心吗?   刘云飞:肯定有信心,我说过拿伊朗当韩国打,小日本嘛,肯定、必须,从我心里来说必须把他们拿下。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even in the youth

昨天有人在系版询问这几年系里南征北战的成绩,其实大项目,比如说足球,篮球,羽毛球,系版的热度是与比赛的进程向一致的,某年某月某日干掉哪个系,某年某月某日如何如何如何,而且会有很多参与者或者旁观者回忆,写小酸文。而小项目,比如说游泳,绝对属于沉默的少数,系里根本不重视,没经费,没人参与,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这也正常,毕竟游泳吸引的目光更少。 我参加过两次马杯游泳比赛,一次99年,一次02年,翻看泳版精华区,看到前年冬天比赛之后写的文章。 发信人: hippie (阿道克船长·忧郁的嚎叫), 信区: Swimming 标 题: 我的马杯不完全记录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un Dec 15 23:24:22 2002), 转信 早早的报了名,自己也给自己订了个训练计划。但是越是计划还就越是出变化,由于 忙着准备去开一个会,最后阶段整整俩礼拜没下水游。到礼拜一才发现周六就该比赛 了,赶紧游了三回,感觉特悲观:状态奇差,尤其上肢力量,消退的厉害;还不会跳 发。幸好周四中午去游的时候遇到com1师兄,现跟师兄速成的跳水,跳了三次,跳发 高小肆业,^_^已经不会横拍入水了。(本来跟ecoli约好让他教我跳水出发的,结果 要么是我没空,就是他没空-_-!!到后来荣哥索性醉心于中午ft,已然把教跳水的事 情忘记了//kick) 周五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怪梦,梦到马杯改在工字厅后面的水塘举行了,还碰到了高中 一个游泳队的同学云云。结果一觉差点睡过头,手机好几遍铃声都没轰醒我,最后7 点40才意识到要迟到。赶紧起床,饭也顾不上吃了,一路奔到游泳馆。。。 游泳馆里气氛很热烈,我在浅水区游了几米,然后就上岸裹着大衣等着检录。第一项 是50蛙。发令很快,还没完全准备好枪声就响了。赶紧跃入水中,也顾不上技术细节 了,用很快的频率游到终点。小组第一,最后是第五。 我的第二个项目是200蛙,很晚才开始比。中间漫长的等待。。。。。。 这次是在第一组,而且是在平时经常练习的三号泳道,很亲切。发令依然很唐突,这 次出发就有些现眼了:一入水我就觉得泳帽要掉,下意识的用手往下拉了拉//ft,这 才开始往前冲。俩礼拜脱水的恶果充分暴露出来了:游过30米,我就意识到如果按照 这个速度游下去肯定撑不到最后,速度慢了下来。三个转身都很笨拙,最后一个转身 急了一点,呼吸没调整好,我都快虚了。虽然之前吃了两块维化,看样子还是没啥效 果。脑子里还特沮丧的闪现出几个字:最后一块牛排。打消了原本计划着的最后50米 要冲一下的念头,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这个速度,坚持到终点就是胜利。没带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史前博物馆

下午跟odile去文津街路口的一家朝鲜冷面馆吃了冷面。很久没去这种国营饮食店,一进门,就觉得像是进了一家博物馆,什么都特新鲜。收银员是个干瘪的中年妇女,面无表情,感觉像是synth pop的范儿,我交了12元钱,换得两张黄票,四处搜寻终于找到操作间的出口--门前摆着一个铁皮桌子,上面摆着一个饭盆,里面红了吧唧的糊了一层,仔细辨认才发现是辣酱,时间不可考,味道不可考,可靠性不可考。墙上还挂着一个牌子,我就记住一条:辣酱一毛钱一勺。我还看到一个水管,下面有一个铁桶,我格物致志了一下,认为这是打免费汤的,在这个老式金属水管的另一段,一定是有一口大锅,师傅们在这个锅里倒入一些菜叶子,勾点酱油葱花什么的,兑水,咕噜咕噜煮上半天。 我把黄票交给服务员,然后就耐心等待,面馆里老式空调机震耳欲聋,桌面上油光可鉴。等了很长时间,就见一个服务员端着两个大碗出来,我依稀听到“两个小碗凉面”,赶紧跑过去。就见这两个碗里,玉体横陈着一坨黑糊糊的面条(我格物致志了一下认定这是荞麦面,吃点粗粮有好处),若干白菜叶子,萝卜条,一片苹果,一片牛肉。可是。。。可是汤呐? 这时候服务员把面碗放在水管下面,拧开水龙头,从里面哗哗流出汤来...... 这是我吃过的最诡异的一次朝鲜冷面,仿佛是先坐时空机器回到了20年前,然后又乾坤大挪移置身于每周质量播报准备曝光的一个黑心作坊,吃着满嘴鼓足干劲力争上游为五千万做贡献的朝鲜冷面,真不是个滋味.....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