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4

Clair de Lune

好像是月光曲的意思,三年前的夏天,六月份吧,实验室搓饭,回到系馆,周围一片寂静,大概是因为当时本科毕业的小孩都答辩完了,三字班的师兄师姐们也都相继要滚蛋了。工物馆老馆的停车棚旁边有好几棵大树,只有蝉在没心没肺的叫唤。跟空旷黑寂的楼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第二年夏天,大概也是七月底的一天,一个会议论文迟迟没有写完,天色铁青似乎要下雨,我从实验室出来,脑子里想起了来自Austin的trail of dead的Clair de Lune,八五拍子的曲子一下子引得我向往起沙滩,海风,夜色还有彻底的放松。 今天晚上,我去实验室拿一本书,骑到系馆门口的时候已经快8点了,知了依旧不依不饶的拼命鼓噪,系馆里倒是比往年这时候更加安静,从窗户看过去老馆这边几乎全都黑着灯,只有几个屋子还灯火通明,我能猜得出是哪个丧心病狂的老板。 我真的不属于这里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中午之梦

中午酗睡近乎死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作为一个旁观者出现在美国的一座军营里,一个刚刚入伍的小姑娘因为什么问题(似乎是年龄,要么是身高)而被拒之门外,小姑娘很是不服气,找到二班长,慷慨陈述了半天,大意是她参军是因为要摆脱庸俗无比的家庭,她家是在阿拉斯加的一个山崖上,她爹整天在干粗鄙的工作,生活的唯一亮色就是她在山崖下的一个小花园,可惜有天她爹在铲除山崖上的那些白垩,苔藓的时候,把那些渣儿都砸到她的花花草草上,于是乎她一怒之下决心背叛过去的单调乏味的生活,参军。二班长听完她的话,很受感动,决定不把她赶回家。 之后,梦的场景又转移到一个国营工厂。工人们群情激愤,这时候有几辆59式坦克围在周围,一个老工人递给我两个输液用的吊瓶,里面是一些白色粉末,又加了一些汽油,混合好--著名的莫托洛夫鸡尾酒就做成了。这时候一辆坦克发动起来,准备到地下室搜人。我猛的朝发动机仓扔出一个,火腾的一下就烧起来了,在我的带动下,工人同志们也纷纷向其它的坦克投掷燃烧瓶......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时代的晚上

昨天晚上下了一宿的雨,今天上午又阴郁了一上午,中午时分终于憋不住哗哗的下了个痛快。 于是乎下午的时候阳光异常灿烂,傍晚的时候,我坐在特2上绕行二环,当车子从臃肿不堪的雅宝路脱身出来穿过建国门桥向西拐上崇文门,迎面扑来的是西方天空大片的白云,湛蓝得有些煽情的天空以及渐渐坠落的太阳。我都看呆了,车子缓缓的驶过台基厂,终于路上松快多了,双层汽车狂奔起来,开过广场的时候,我的眼前豁然开朗,被高楼玻璃墙巨型广告牌霓虹灯灯箱广告所桎梏的天空一下子解放出来,只有在那里,才能感受到真正意义上北京的黄昏。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人文关怀

赵忠祥:我个人认为没有受到影响。喜欢我的观众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写信,一如既往地对我,给予我一种人文关怀。 我也经常人文关怀,一声不吭的在msn上年复一年的进行着数码物流,今天传给米粒一张专辑,是昨儿在recky的blog上看到的关于Tenacious D的介绍。花了一宿下载下来,完整的听了一遍,还算可以,不过也就听一遍,多听几遍肯定烦。jack black给我的印象更差劲了一步--象一个专横跋扈的自大狂。 猫力(cat power)是一个我比较反感的人,不过今天中午下载了一个她翻唱sonic youth的schizophrinia,听得我那叫一个怅然若失。 人文关怀,要么就是把闹心送给别人,要么就是别人让自己无可自已。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TTS

这里所说的可不是Text-To-Speech,而是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今天又犯了一回购物的左派幼稚病。事情起源于几个星期前,雀巢有种冰咖啡促销,送一个杯子,这个杯子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另一种是带盖儿的腰杯,造型很好看。勾起了我的购买欲--本来我是不喝雀巢的,乱七八糟的味儿,而且贵。昨儿在北辰关门之前冲进了超市,发现这种冰咖啡的促销装只有前一种杯子了,让我大失所望。今天中午居然又被这种莫名其妙的购买欲支撑着,跑到四环的华堂转了一圈,居然也只剩下前一种杯子。那叫一个失望,当时差点有种想蹬车沿着四环转一圈的冲动--一看有超市就支车进去--“您这儿有带腰杯的雀巢冰咖啡吗?” 我觉得自己真是冲劲实足,就好像是当年那个敞开胸襟迎着初升的太阳滚滚的车流忙碌的人群大声呼喊“草泥马”的十六岁少年。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一日三秋

本来昨天还挺热的,尤其当我腿儿着从太平洋一直腿儿到新陆风州,着实小晒了一把。今儿就猛下了一天雨,急速降温,冻得连蚊子都迟钝异常,被我腰扇了一只。 上午看了杀死比尔2,不错!虽然由于古老的dell笔记本的某个诡异bug导致中文字幕全都变成如废都里频繁出现的“□□□”使得我老人家不得不动用紧急预案--采用英文字幕+金山糍粑,以至于看电影的同时分了不少心,不过这个续片的确很好。只是其中uma跟那个独眼龙角斗的时候把她眼珠子给扽出来然后用脚踩烂那一幕让我很受不了,那可是一枚煮得八成熟的鸡蛋啊,也许还是茶鸡蛋,看过这样的镜头以后可怎么能吃下煮鸡蛋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感观世界

下午去实验室办点事儿,顺便去村里一趟,半路上突然想起来米粒同学还欠我一顿饭,饭饭同学要的内存还在我手里,遂联系米粒,让其在新路风洲摆下一桌酒席。 于是,娃娃脸派的三巨头聚首新陆风州,饕餮大量的动物尸体,伴随着的是关于诸如情玉枕纱厨色小说,残酷物语,性喜剧电影的探讨与交流。 直到快结帐的时候,我对米粒说你带学生证了吗,清华学生证可以打八折。身后的一桌文质彬彬的食客侧过身来“是清华学生凭学生证可以8折吗?”边说边作懊悔状--因为他们都没带学生证。 我都光机了,刚才那些或粗鄙或糟粕或扯淡的话定是他们听得一清二楚,而且居然能强作镇定装聋作哑那么长时间......我于是也强作镇定,掏出新陆风州的88折卡,“用这个吧,也能打88折”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一件小事

我从园子跑回京城里,一转眼已经n长时间了。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道德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臭牛逼什么啊。 但有一件小事,却于我有意义,将我从坏脾气里拖开,使我至今扬扬自得。 这是今天的事情,热浪一阵接着一阵,我因为嘴馋的关系,不得不下午跑到三个贵州人饕餮一番。回来的路上,在安定门上错了出站口,不得不跨过过街天桥,这时候一辆358呼啸而过--妈的,没赶上;紧接着,一辆358支呼啸而过--妈的,又没赶上。我只好继续等待,好容易来了辆124,好几个人在前门等着上车,我在后门等上面的人下得差不多,耸肩搭背的上去。车厢里全是人,让我艰于呼吸视听。我从裤兜里摸出一个一元铜板,等着售票员来买票。 这时,我发现车厢里并没有售票员,仔细观察,原来124是无人售票车,车夫一言不发,闷头开车,晚上九点十分,路上的车少了,车夫把车开得飞快,车厢里的人渐渐的少了。 这时候,我心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该不该逃票呢,如果我在炎黄艺术馆下车,我就等于没买票,赚了一块钱,一块钱虽少,可7次逃票就可以买一张d5,15次逃票就可以买张原盘,38次逃票就可以去吃一回pizza自助(虽然很难吃)...... 我的活力这时大约有些凝滞了,坐着没有动,直到看到车子停在大屯站。 我站起身,走到车夫旁边,“我忘了124是无人售票车,这是一块钱”,边说,边把这个铜板丢进钱箱。 夜深了,路上还很静。我走着,一面想,几乎佩服死我自己,我简直就是道德的楷模,人类的良知,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影,渐渐的高大起来。如五岳华山,巍峨在石板路上。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脑子里回响“别草拟大业了,在往前走就撞电线杆子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操的泪

这个blog就跟北京的桑拿天似的,憋了10天,终于缓过来了,狗屁的要命。 丢了一千多访问量,丢了很多老功能,而且最主要的是把我的热情基本上都丢掉了 真操蛋。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2004年7月15日 23:57:14

megazine 早晨走的太急了,U盘忘带,故而下午五点不到就从实验室撤了。一路骑车,一路打听。终于在南宫泥河那里的报亭买到了三十六期的海陆空天惯性世界。这个杂志名称比较怪,我怕对方不理解,通常询问的时候会说“师傅,惯性世界到了吗?”而对方总是皱着眉头“惯性世界……是游戏杂志吗?”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赶紧补充一下“是海陆空天惯性世界”“哦,没有!”或者是“哦,卖完了!”“哦,明天来!” 然后一路转悠,终于在阳光广场西门的报亭买到了军事力量,这杂志名称比较傻,不过主编很牛逼:王辉 惯性世界的主编是陈朴,当年航空史研究的主编,陈朴跟王辉都是我很佩服的人,做事极其踏实,买他们办的杂志就是放心。陈朴跟王辉有过两度合作,上个世纪末一起办一个叫做《兵器》的新杂志,正当红红火火之时,俩人被宫廷政变了,之后他们俩不甘失败,又开始办《战场》,只是这次并非政变,而是王辉不慎泄密,被请去喝茶,旋即判了两年,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可恨某些内部宵小扮作李鬼,一个杂志就这么毁了。 现在的杂志都贵的要命,惯性世界比较薄,5块5。军事力量比较厚,所以15。掏钱买后者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好在更贵的巡航者虽然号称月刊,但巡着巡着就巡成季刊,现在有向年刊巡的方向发展。 还好,三顿午饭的前,反正现在夏天忒热,有时候被热傻了或者忙晕了,午饭就被忽略了。 对于大众杂志,我几乎是不会去买,顶多是在阳光地下超市出口处翻看。恰巧看到互联网周刊,仔细从头找到尾,看到northwinter同学的两篇文章,是讲苹果电脑的,写的不错。比前面那些教授坑蒙拐骗偷技巧的所谓资本类文章有意思多了。互联网周刊的缺点就是太薄而且比较贵,不像当年计算机世界之类的一块钱一大坨,卖废纸都能赚点。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