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4

鉴于现在蚊子日益猖狂的现状

进出家门要高抬腿,轻落步,严禁喧哗。 嘘!千万别让蚊子听到。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淘盘

中午吃完饭,在回实验室路上下了半天决心,终于把车把一转,来到五道口淘盘 手机店里一副国破山河在的感觉,跟n个星期以前我来相比,架子上的货没什么新的 挑了两张。一张是纽约新一代indie rock,garage rock们的合辑Yes New York 其中最为大牌的当属超级瞌睡团strokes和杂耍大团walkmen。 另外一张是blues travels在02年的现场专辑what you and i have been through 都是现场大长曲,应该不错。 交钱的时候江华的弟弟给我一纸条,上面是新店的电话,新店在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西门那边,太远了。唉。 上午米粒跟我谈起buffalo 66,其中女主角在保龄球馆跳舞的那段配乐,非要跟我说是radiohead的,刚才我特意拿出来看了看。根本就不是。至于到底是谁唱的,我也不知道。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猫儿飞上天

最近,在日本东京附近,一只小猫错把比它大得多的老鹰当作猎物,勇敢的猫咪用两只小爪揪着鹰尾翱翔了好一阵子。 [img]http://image2.sina.com.cn/IT/other/2004-05-31/U68P2T1D369148F13DT20040531082649.jpg[/img] 我的猫儿能够飞它可以飞上天 我的猫儿能够飞上天就可以看到爱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蚊子来了

前天发现屋里有一只蚊子,之后一直想灭,未遂。 今天凌晨被它咬的不胜其烦。最终也没打着。 当年本科一轴同学,血型极其吸引蚊子,但是每到夏天,他对蚊子都毫无畏惧。 有一次跟他聊起此事,他说有一次夏天他一发狠,一头钻进绿草地,引来无数 蚊子叮他。忍了一个小时,赚了一身大包。浑身痒得痛不欲生,然后发了两天烧。 之后就对蚊子产生了免疫:无论多毒的蚊子咬他,就是起一红点儿,也不痒,至多两个小时,包就消退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浓缩人生精华

刚才在校友网上看到同学女儿的照片,so cute。 我同学也在短短的两三年里走完了别人也许10年走的路。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摇滚小巴

下午跟odile坐小五路,一上车,就从车厢里传来那首网上流传以久的“我开始摇滚乐” 顿时让我俩大吃一惊。头回坐放摇滚乐的小五路,之前坐小五路,放的不是那些大俗歌 就是交通台的碎嘴。这次居然碰到一个放摇滚的师傅,接着又放了红堪现场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还没听完就到小营了,下车。 另外,唐宫的下午特价茶点很赞。晚饭差点都吃不下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GMT(+08)04:42

凌晨4点42分,我毫无征兆的醒了,清醒的一塌糊涂。睁眼望窗外,北方天空是巨绚烂的红霞。 我当时都看呆了,先是以为自己眼底出血,后来觉得不可能,要是眼底出血,那就应该是目力所及 范围内都是红的才对。可就天边一条一条的云是红的。 的确是朝霞,太煽情了。北方天空被一条一条的云给充满了,仿佛一条一条的红绸带。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half moon, half mood

sigh.... 时间静止该多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成就感

自己搞明白了怎么用nero超刻,然后自己又搞明白了winiso怎么用。 之前超刻过几次,无一例外都飞了。这回特意买来870m的盘,还不错。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灭此朝食

我老人家喜欢用典,今天用的就是这个典。 因为下午两点要跟Arons汇报工作,所以中午就没吃饭,要保持旺盛的斗志跟清醒的头脑。 大学期间几乎所有的期末考试,但凡是下午考,中午肯定一点东西都不吃。 我视每次与arons的会谈为畏途。 因为这个老狐狸忒狡猾,眼光深不可测,有时候能把人瞪毛了。Arons其实应该去契卡, 当捷尔仁斯基。“看着我的眼睛,捷尔仁斯基的眼睛!” 向他汇报工作就得抱着破釜沉舟自古华山一条路我自横天向天笑八千里路云和月将军百战死风萧萧兮古道西风瘦马的精气神来。 今天又是这样,一着急满嘴的英语就有向俄语进化的趋势。连比带画,中间还被他足足瞪了五分钟,搞得我突突突后背直冒冷汗,最后才想起来估计他是想听我还有什么要汇报的,我赶紧说that''all。一个小时下来,比当年在前门买三趟人体摄影还累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