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4

Last ray in April

今天本来想早点回家,结果还是一没留神磨蹭到6点40,出系馆的时候,下意识的西望了一下,正好看到太阳从茂密的杨树叶中投射来最后一束阳光。 去年的今天,我跟卡瓦在学校里到处拍照,最后我们来到大草坪前。之前一天,我跟跑版的一群人在学校里奔过一大圈,当时每到一地的时候,某驴会讲些典故八卦奇异现象,跑到大草坪的时候,正好是夕阳西下,某驴说再等等就会看到夕阳从二教跟科学馆之间穿过,投射在大草坪上,把它切成阴阳两界。果然是这样,非常漂亮,我上蹿下跳选了半天角度拍了几张。后来我们又到了环境系系馆旁边的草坪上,无数人在杀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牌蛋侃休闲,在那里拍到了03年四月最后的一缕阳光。回到宿舍已经7点多了,清华台杂七杂八的放着周星星同学的片子,江峰乱七八糟的躺在床上迷糊着,宿舍一片狼藉。 今天是2004年4月的最后一天,学校里安静极了,去年的情景恍如隔世。不过幸运的是,我又捕捉到最后的阳光,并且唤醒了过去的记忆。 夕阳再次把大草坪一分为二,我们的生活也仿佛被一分为二 ……意味着一种现有生活状态的结束,一个时代的终结。而无论我们的生活现状有多么的糟糕,那顽强根植于我们内心的惰性和惯性总是拼命抗拒现有状态的改变,为什么我们总是认为,新的生活会更加不安定更加危险更加令人恐惧呢? --PLU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梦两则

29日早晨的梦 梦到我连杀8人,然后在逃亡路上不小心打了一个盹儿就被抓获了,然后审讯,判决,死刑,立即执行。我听到判决结果的时候就完全歇菜了,两眼一黑,就想哇哇大哭,然后就是感觉到一把手莫道不消魂枪顶在我的后脑上,我默默的倒计时,就听到砰的一下,我感觉到血放射式的溅出来的那一瞬,然后就感觉自己跌入无穷的黑色之中,之后我变成了鬼,鬼都长了一个尾巴,不过只有鬼才看得到,正常人见不到。然后我就一着急就醒了。 这个梦,综合了 ** 案件和电影水牛66的部分情节。 30日早晨的梦 梦到我去3215装台机器,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钱早早就给他们了,然后他们开了票,我才想起来还没验显示器。显示器是philips的170b4,这才发现上面一坨暗点跟亮点,如同银河系似的。当时那叫一个崩溃,后悔死了,一着急,我就醒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April rain is falling down

阴了一个上午,下午终于下雨了。洗里哗啦的,正好四点多出去买东西,走到8食堂的那个下坡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久违的气息,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上个世纪。物是人非,当年的新生楼已经变成了研究生楼,被我诅咒过无数次的8食堂也变成了门可罗雀的保龄球馆,怕是没有多少人还记得01年秋天8食堂门口那个冒失的同方公司的女新司机一脚把油门当成刹车那档子事儿了。春雨把人都困顿到各个窝里,只有4点半的广播操广播在雨声中依旧,还有30号楼前面的路,一万年都要积水..... 每逢校庆前后,基本上都要下雨,01年下了无数场雨,有一次我在系馆三楼厕所见到几乎晕倒的刘福祯老师,后来才知道他脑子里长了一个角质瘤;02年校庆那天也是阴沉沉的,我蜷在实验室看了德版的斯大林格勒,几近崩溃;03年雨就少多了,因为非典,论文工作可以闲散的进行,5月某个周五,我跟honeydue,decker冒雨去11的2楼小腐佳节又重阳败,居然差点没抢到位子。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过载

睡眠跟心脏是连动的,睡的少必定心跳就不正常的,心动过速,早晨路上我没敢飙车,慢悠悠晃悠到实验室,一上午都歇在椅子上啥事都不想做。一会儿早点回家,晚饭之前先睡一觉。 这种滋味儿真不好受。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今日之梦

但凡头天晚上喝酒了,必定我要半夜醒一回,而且是巨清醒,困意全无,恨不得穿好衣服拿上东西就可以来实验室工作。 昨儿喝酒虽然量不大,但是一来很久没喝过了,二来体质也不太一样了。居然抗到6点多做了一个梦之后才醒。后来又倒头睡了一个回笼觉,险些睡过头。 梦里梦的挺杂,倒是有一小段情节记得很清楚,我跟一些人坐车从a地到b地,途经一个居民楼,同车的人说小心点儿,这个楼里有狙击手,话音刚落,粉笔头般的子佳节又重阳弹就打在我们坐的破沙发边儿上。我看了一下这个楼,估摸里面顶多200人吧,心里琢磨要是把这楼里的人都满门抄斩不就一劳永逸了嘛,反正是内务,那些愤青国家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也没用。 后来我走在一座桥少,回头正好看到远方是那个藏有狙击手的楼,目测了一下两者之间距离大概2000米,这时候就见一个亮点从那个楼向我这边嗖嗖嗖打着筋斗飞过来,那是一发子佳节又重阳弹,我凝神定气,跨步侧身。子佳节又重阳弹从我身边一米多远的地方失之交臂,最后落在草地上,我过去捡起来一看,是一个一扎来长的刀削面状的玻璃条。我还分析了一下:肯定是狙击手躲在玻璃墙后面瞄准的,然后子佳节又重阳弹穿过玻璃,形成这么一个形状的玻璃渣子飞过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博士也苦恼

昨天晚上参加卢同学跟杨同学的婚礼,好久没喝酒了,这次稍微喝了一些就开始过敏,吃的差不多就坐在包间的富余凳子上挺着,醉眼看两桌同学大侃特侃。博士们这次总算有个机会好好宣泄一下,导师的压榨,延期问题,工作问题blahblahblah.... 同学8年,新郎是我见过的最有韧性的人,选过无数门课,选过无数门名补的课,还干过无数学生工作,推研的时候被系主任招过去读搏。系主任当年在日本做的博后,染了一身鬼子的工作习气,整个一工作狂人。在这种情况下卢同学还是抗过来了,做的还很出色。这次大家喝高了之后开始跟我们大倒苦水...... 都不容易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norton

礼拜五的时候我误删了norton的一个病毒库,结果norton就不正常了,当时我按照以往的方式卸载重装,却死活装不上了。于是我从2002到2003到最缺心眼的2004,中文英文各种版本都试过了,统统装不上,好歹装上了,系统配置的时候就歇菜了,总是出现脚本错误: 行 316 字符 2 错误 未指明的错误 代码 0 url res://D ROGRA~1NORTON~1Cfgwiz.exe/CfgWizRoadmap.htm 现在病毒这么猖獗,没有杀毒软件的抵挡我都不太敢开机。别以为我胆小,全是病毒逼的,系里的那么多电脑,有好几个赫赫有名的毒王,多是系里老师的机器,网管也不敢封他的段口。去年夏天冲击波泛滥之时,网管发现有台机器中毒了,既不打补丁,又不断网,害的系馆网络偏瘫。最后一怒之下把丫段口给封了,刚封没多会儿,系主任怒气冲冲的来了,“谁让你丫封我的段口!”礼拜五下午我刚卸载没半个钟头,机器就中welchia了,闹心死了。 今天上午来到实验室,又开始处心积虑的重装norton。先断网,杀welchia,然后装norton,还是脚本错误。安全模式下装,还是脚本错误。都快疯了。最后求助于google,搜出[url=http://www.cumba.de/web1/comp_navscript.htm]一个解决方法[/url],满眼德文,看得我这叫一个混乱。连蒙带猜还是一脑门子不明白。上msn求助老k,求助菠菜,在水木上求助cangying,awayne,终于明白了。后来从新google了一遍,改变搜索词,找到了norton主页的[url=http://service1.symantec.com/SUPPORT/nav.nsf/docid/2001082914012306?OpenDocument&src=hot&prod=Norton%20AntiVirus&ver=2002%20for%20Windows%202000/NT/Me/98/XP&stg=2&base=http://www.symantec.com/techsupp/nav/&next=nav_2002_search_other.html&sone=nav_2002_tasks.html&tpre=]官方解决方法[/url]。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所有跟norton相关的都删掉,从文件夹到注册表,之前虽然也用rnav删了注册表的相关内容,可是没有删一个update的文件夹。这回删干净了之后果然很顺利的把norton装上了。这闹腾的,快赶上马三立的那个挠挠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又见梦情

今天上午天气还不错,一过中午就乌云遮天哗哗下起雨来。这一下还一发不可收拾,啧啧。happy when it rains 快六点的时候中央三放艾敬的现场,这个现场02年夏天的时候我在旅游卫视的劲暴之夜看过片断,更早的时候大概上高中那会儿吧北京三大光脑袋大龙主持的musicmaker里也放过。这是艾敬在九十年代在日本的一次演出。乐手基本上都是日本人,除了打击是刘效松以外。范儿很正,真是敢玩,跟着音乐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艾敬唱得也很出色,我坐在沙发上几乎也要跟着跳起来了。 这种长条窄舞台的布置我觉得挺好的,没有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the new year

下午的时候听bedhead在98年的一个现场,听到dark ages的时候突然被吸引住了,让我想起01年秋天第一次听bedhead的情景,灰蒙蒙的天空,被缓释的情绪。如同当年高一在四中看的电影罗宾汉,甲拿着把勺子对乙说“我要把你的心给挖出来”乙不解“为什么不用刀子”甲说“刀子太锐利,我让你一点点死去” 为了找bedhead的darkages的歌词,我鬼使神差的摸到了the new year的主页,这是bedhead的matt跟bubba kadane在99年组建的,成员还包括codeine的chris brokaw。下载了两首歌,不错,还是bedhead的那个味道,连封面设计都一如bedhead。就是音色厚重一些,可能是steve albini做制作人的缘故。 slsk一把,很走运,找到了第一张专辑。他们的第二张专辑将在5月18日发行,很期待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Buffalo 66

凌晨时分看dvd,不亦乐乎,这次看的是水牛66,不错。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