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4

last day in march

刚才听到窗外乒乒乓乓的声音,下冻雨了。今天的天气也很阴沉。 下午的时候,我想到99年夏天从南昌到上海的火车上,午夜时分醒了,正好火车停在浙江的一个站,站台上只有几个匆忙从黑甜乡奔向黑甜乡的旅客。那一幕一直留在记忆里。我们就像是旅客,从一列火车到另一列火车,从一个车站到另一个车站,生生不息。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日行一善

历尽千辛万苦,忍受龟速的代理,给老K传完了belle & sebastian今年的ep,i'm a cuckoo 并且指导ozzy同学杀毒。 奖励小红花两朵。 时代在变,记忆不变,那些传奇传闻故事也不变,享受现在的每一天。 早晨过得很快但会失败 忘掉时间已坏全被堵塞 身体融化天籁可怎么忍耐 那令死亡愉快美得让人崇拜 如果我们不醉又怎能不醉 如果可以不爱又怎能不爱 只要不会再爱如果还能再来 世界没有准备全被破坏 即使天气变坏我也不会奇怪 人们身体向外全都安静离开 生命从此不在噢!门被找开 夏天人们要睡要流着眼泪 一切变得很快简直让人发呆 只要还能再来如果不会再爱 [b]纪念新世纪时代的晚上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沙尘暴了

下午快5点的时候,师弟去图书馆换书,等他回来,我就问:这风往哪边刮?师弟想了想,估计心中默念“早晨起来面向太阳前面是东后面是西左面是北右面是南”(我总是以及推人)一番,然后说:这风好像是转着圈刮。大分特!一下子斗志就没了。 还好回家一路上几乎没风,唯一起风的那段路还是往东刮,我被风推着到了家。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生活很有趣

一般我闷的时候,会到football版转转,总是能找到乐子,比方说看瓦罗的文章,有吃水萝卜的效果 发信人: Cannavaro (nesta), 信区: Football 标 题: Re: 昨天的点球肯定不是手球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Mar 29 17:12:59 2004), 转信 看了你这截片,更觉得杜威牛比了 说实话:伊朗守在门拄的那球员就不应该把这个势在逼近的球挡出 因为这个球实在太精彩了!! 发信人: Cannavaro (nesta), 信区: Football 标 题: Re: 昨天的点球肯定不是手球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Mar 29 17:19:02 2004), 转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sandy sunday

周五晚上骑车回家,骑到豹房的时候,一边忙着躲汽车,一边忙不迭的拐到旁边的坑坑洼洼的土路上,结果就听喀嚓一声,我顿觉歇菜了,果然蹬不动了。可怜我老人家又要重复半年多以前的苦难,推车暴走。 昨天傍晚的时候,我去路口修车:飞轮坏--里面的珠子少了一半--昨儿的惨剧皆出于此。前轴早就没油了,轴也因此被磨歪了,中轴也是如此。价格也公道,才44,要是换到15#的那个师傅或者14食堂路口的那个黑店,没个5,60下不来。手艺也不错。我特崇拜手艺人,无论到哪儿,无论遇到什么时候,只要会点手艺,无论是车铣刨磨钳还是煎炒烹炸(攒机不在其中,这纯属一儿童工种,会塔积木就会装机,所有的心眼都搭在跟js斗志斗勇上面了,体力强度类似于银行门口切汇的二混子,劳神强度类似于炒股),都不愁生活不下去。早年间我家的沙发,板凳,变压器,收音机都是我爸自己做的,有一次他老人家甚至制作了一个视频信号 ** 用来对付不讲理的邻居。 如此这番大修之后,我这辆经常跟疯狂小5路,运通110竞速的老骥终于又开始第二春了。修车的时候,正好有个东北大叔也等着修他的小三轮,跟他侃了一会儿,发觉东北人的幽默感真是手到擒来。当时我俩预测第二天的天气,他说要下雨,我说要刮风。 其实我俩谁都没猜对,今儿风并不大,不过是满天漂着沙子,显得很80年代的感觉。 中午看法制进行时接受普法教育看到一个大乐子:某诈骗团伙,找了一个白头发老头冒充孙中山,谎称知道当年慈禧的一个宝藏,现在寻求风险投资进行发掘。记者暗访的时候,白头发孙中山大言不惭的说自己137岁,还跑到隔壁说这是当年宋庆龄的嫁妆,蛤蛤,乐死了。居然还有十多号人脑浊往里扔了60多万。 吃完饭看中央十,正好放一个介绍beatles(确切说应该是john lennon)早期经历的专题片。那个时期吉他手弹琴的姿势普遍比较土--都是把琴抱在胸前,不似现在,琴挎的越来越低,越低越牛逼。 lennon要是不迷那些形而上的东西,我觉得还是挺不错一人的。越玄越德行,越德行越显得事儿,也就越不招我待见。蒙特利尔音乐节他跟ono装神弄鬼跳大绳,烦死了。精神层面的东西,可以是蛋壳,也可以是蛋黄,就看怎么表现,我觉得还是埋在心里慢慢往外渗的好,做弥赛亚状多少有些.....可爱/可笑。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最牛逼的广告设计

桂林三金药业的三金片广告 不知道哪个广告公司缺心眼设计的,非要设计了一个如同Y形状的logo。我估计创意是两茬代表着从肾到尿路的管线,下面那一竖代表着jiji。 问题到这儿还不算什么,主要出在广告词,而且文字跟logo搭配使用: Y尿频,Y尿急,Y尿痛……就用三金片。 乍看上去就是: 丫尿频,丫尿急,丫尿痛……就用三金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我决定了

今天晚上早点儿吃饭,坐在电视前面督战国奥打伊朗。 虽然觉得这场八成还是要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轶闻两则

13号那天中午,请同学吃饭,在五道口顺便买了战争史研究,杂志质量很好(编者和撰稿人多为二战论坛的老炮,以严谨著称)。我意外的在其中看到两个细节,摘录出来: 1。在匈牙利战役期间,匈牙利本土的法西斯势力“箭十字运动”,开始屠有暗香盈袖杀位于佩斯城第六区的犹太人区。“第二天,第13统帅堂装甲师师长施密特胡伯少将得知此事。为了阻止这场兽行,他于上午7时20分下令一支德国部队保卫犹太人区,抵抗‘箭十字’党徒的进攻,直到苏军17日最终占领此处为止。(该史料来自匈牙利国家博物馆资料库)” 2。这是关于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当年劳伦斯带领阿拉伯人跟奥斯曼帝国作对以获得地区的独立,土耳其人对劳伦斯恨之入骨。有一次劳同学化装成阿拉伯人潜入德拉城进行侦察,不幸被土耳其巡逻队抓到司令部。“土耳其司令官不知道他就是劳伦斯,但是惑于他的白皙肌肤(劳伦斯自称是来自高加索的白种切尔克斯人。该民族以美貌著称,奥斯曼苏丹后宫嫔妃多出与此),竟拟对其实施强薄雾浓云愁永昼暴。在劳伦斯的反抗下,土耳其司令官将其刺伤,并命令手下士兵们于鞭挞他之后讲劳伦斯强薄雾浓云愁永昼暴,然后将他扔到大街上。” “在经历了德拉事件之后,劳伦斯的自我神化和英雄气概便颓然崩溃。他几乎用完了精神的燃料。‘我那完美的堡垒’,他写道,‘无可挽回的丢失了。’劳伦斯的使命感消失了,余下的只是野心和权力的欲望。他变得嗜杀,但是在杀伐之后只感到更大的空虚和怜悯”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好电影,坏电影

好的电影给人愉悦的感觉,坏的电影如同去吃贵州菜的那个鱼腥草。 最近连看了几部坏电影,胃口完全败坏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博客审查

刚才真正领教过博客的审查制度。关键词过滤系统如同一个阈值很低的夹子一样,一遇到风吹草动就立码蹦出来。 刚才这篇文章能发出来,得感谢折半查找这个方法。因为从一开始就一直被警告里面有敏感词汇。搞得我一头雾水,最后采用折半查找的方法,终于发现问题处在zhenya这个词语上。打上空格,一切ok。 带着镣铐跳舞,套用鬼子来了里的一句话“你还是把我砍了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