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4

无罩驾驶

前天下午在北四环上骑车,琢磨出这么一个未来世界的蓝图 如今这汽车工业发展的够迅猛吧,又是燃料电池,又是gps。乍看上去似乎到了尽头,可人是个欲望无极限的动物,要是眼瞅着车没啥变化,肯定不买汽车公司的帐,顾客是爷得罪不起,汽车公司老总犯起难来了:这要到未来该怎么发展呢,总不能一车一个小核反应堆,外面铺二尺多厚水泥,大家上车之前还要穿一身铅衣。其实这也是一个发展方向,很好的idea,赶明儿就卖给五角大楼去。当然不是小核反应堆,里面还是汽油机四冲程,就是这种车型装备驻伊拉克美军。美军在伊拉克不是穿着防弹背心喊热嘛,干脆就给你们一人一套铅装甲,骗他们说新汗马是核动力的,功率持久马力强劲。这样鬼子们就不会有抱怨了。 话说回来,接着谈未来发展趋势,科技讲究以人为本,一会儿自动档,一会儿无级变速。以后的花活怕就是无人驾驶了。一车装一个导航雷达,外加一个数据链,一个gps,保证行车无忧。这么一来,驾校就急了,这不是明摆着夺我们生意嘛,交佳节又重阳警们也急了,这不是明摆着不让我们发奖金嘛。于是两者联合起来,说服立法机关定了这么一条法规。即使是可以自动巡航的汽车,也必须设置一套人工操作系统备份,同时必须有个持有驾照的人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但是鉴于无人驾驶系统的安全性要远高于有人驾驶。所以司机不得进行操作,违者扣分罚款进学习班。 为了配合法规实行,交管部门向每个驾照持有者兜售眼罩--一旦坐在司机的位置上,就必须佩戴眼罩。否则就是违反交通法规。于是又产生出一个新名词--无罩驾驶。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天色昏昏

本来天气预报说今儿有小雪,结果也没下,至少亚运村这边是一点都没下。与下雪所配合的昏沉的天色倒是如期而来。在没有雨雪相伴的时候,一遇到这种天象,就特别容易犯困,下午去北图,坐了没两站地就眠了,并且及时在到站前半分钟醒来。遇到这种天象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容易滋生不好的想法,比方说从北图出来坐320支,一路上都觉得这趟车巨别扭:面目可憎的司机,相貌猥琐的乘客,污秽不堪的车厢。这叫一个遭罪。 还好有ais,旋律很美呀,比elf power旋律还好一截。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无能的力量

今儿对于某些同学来说似乎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因为刘涛同学幸临水木刘涛版。我是偶然在特快看到的这条消息,去刘涛版一看。好家伙,但凡刘涛同学发的每一篇儿文章,都无一例外的被m上了。一群色帘卷西风狼意淫狂大龄追星族尽显摇尾谄媚之能事。只要刘同学随便挖一个坑,无数人就拼命往里跳,争先恐后状如飞蛾扑火义无返顾视死如归。 十五岁应该用十五岁的方式,二十五岁应该用二十五岁的方式。这坨家伙仿佛统一年轻了十岁。真让人受不了。 附图:前一段时间刘涛来清华时候著名的狼人美女图 [img]http://bbs.sjtu.edu.cn/showfile?name=10730396081.jpg[/img]

Posted in 未分类 | 9 Comments

百忧解 - Lodi

三年前的春节期间,我从napster上抓了一个pavement现场版的lodi,当时觉得旋律忒耳熟,仿佛某首八十年代流传在大街小巷的港台歌。前一段心血来潮查了一下amg,才发现这首歌颇有历史,最早是CCR在专辑green river里的。 每次听pavement式的欢愉翻唱总让我心情舒畅,总觉得这是个诙谐的歌。 今天晚上我在耐心下载apples in stereo的时候,顺便把CCR专辑版本的Lodi也下载下来,很漂亮的民谣小曲,特别工整,转了一个二度显得特别可爱。看了一下歌词,发现够悲苦的。知道歌词之后这首歌还是可以作为百忧解--瞧瞧人家那么惨都没事儿,自己眼前的困难算什么呢。 Just about a year ago, I set out on the road, Seekin'' my fame and fortune, lookin'' for a pot of gold. Things got bad, and things got worse, I guess you will kn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终于找到症结所在了

刚才机器又死一回。重启之后发现Quicktime的又蹦达到tray里面了。可明明我在启动组里把Quicktime给删掉了...这两天频繁重起的过程中也曾经出现过这类事情,之前我并没太在意。这次使我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莫非这两天ie不正常跟26号我新装的Quicktime6.5有关?卸载之后,发现一切都他妈的正常了。果然是这个Quicktime6.5有问题。大爷的 26号晚上我没事闲转悠跑到新软版,看到一坨人正在盛赞苹果公司脑浊,居然在发布quicktime6.5的同时把注册机也给发布了。我一时高兴,屁颠儿屁颠儿跑到sem的ftp上把这个最新版下载了。装好之后也就是我恶梦开始之时,先是一进新浪就歇菜,经过堕落蕾丝同学的指点,我取消了quicktime关联的flash,重新装了shockwave,好了。之后就是blog噩梦,折磨了我小两天呐! 回头想想,的确,天下哪儿有那么容易发的善心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历经磨难

从27号晚上开始,我家机器的ie就发魔怔了:一登陆blog,在即将进入我老人家的控制面板之时,总是弹出一个警告窗口,然后ie就关掉,为此我试了各种方法来试图解决这个棘手问题。总共包括:1。各式杀毒软件轮番伺候,从norton到adaware到sprane。没有发现任何异常。2。卸载ie6,用ie5试试,结果还是一样。大爷的。3。重新装回ie6sp1,故障照旧。4。换用别的浏览器,还是不成。5。跑到virus版找了半天答案。发现一记猛药:轮番霸王硬上弓的唤醒几个dll文件。还是不成。 最后我屈服了。彻底放弃了。 今天下午,我去村里买u盘,顺道拐到实验室。妄图在实验室上网更新一下blog,结果更大的灾难发生了。我突然发现实验室的网口似乎被网络室封掉了--因为单单就我们实验室不能连出去。万般无奈之下,我到老板的那个没暖气的办公室,他那台机器居然还有一个我的账号可以登陆。太好了!于是,我就在沉沉暮色中,在寒冷的以太包围下,用我最憎恶的微软拼音(因为只有微软拼音)写下这篇儿blo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test

尝试一下时光倒流24小时 成功了!好了!把28号的贴出来: 再试过各种疗法之后,我突然想起可以用别的浏览器。于是不亦乐乎的下载了netscape7的简体中文版。装上之后看着久违的界面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若干年前。那时候开放实验室还是一水儿的AST486,8M内存,win32时代。上国外网站不要钱。大家上fortran的上机课的时候都傻乎乎的编程序或者tt练指法。我还是从核心那里知道怎么上网的,打开netscape,然后在地址栏输入www.playboy.com,把窗口缩小,并且随时准备切换,时刻提防开放的那个长着猫胡子的老女人。再之后,就无事自通的会用yahoo的搜索引擎,关键词就是一个sex.. 再后来,学校决定在97年开始,对国际流量收费了。于是96年的最后一个半月,开放无比火爆。主楼后面天天排着好几十米的队,大家怀里都揣着一摞软盘,寒风呼啸,但是每个人心里都热乎乎的,仿佛将要奔赴充满挑战的伟大事业。有天晚上我在三教上自习无聊了,大概6点多吧。决定去机房上会儿网。生生排了快两个小时队才进去。我力学系的同学干脆那段时间就把家扎在了开放,他跟宿舍的另外一个同学搭档。他负责下载各式stuff,从图片到游戏到电子书到其他。另外的那个同学负责提供饮食和软盘。俩人在门口相见,互相交换东西,状如探监。雷池是千万不能越过的,如果过去了,再回去就万般的困难,有时候胡子女人会让你重新排队!!! 大概到98,99年,才开始用ie,开始巨不习惯。还不会改首页--有段时间开放的ie的首页总是微软的页面,害的每次打开一个ie就要赔上好几毛上机费。 再后来netscape随着ie跟window捆佳节又重阳绑战略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其实netscape挺好的,功能不差,而且设计的很漂亮,比ie呆头呆脑的外观不知道美多少倍。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超级牛人

晚上在小区门口的重庆火锅店门口遇到两个超级mc 甲站在一节台阶上 乙站在这节台阶下 甲说:你不是不一傻逼 乙说:对,我就是一傻逼 以上段落重复一百遍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论诗

我这人已经不爱抬杠了,除非把我逼急了。昨儿晚上在msn上跟米粒同学抬了一晚上扛。主要问题出在对诗歌理解上,我对米同学形而上下左右的欣赏水平极其痛心。可到头来米同学却教育起我来了,还给我传了几个片断让我学习体会。不敢恭维 比方说下面这一个: 在新建路, 他请我抽555 大天空, 旧陕西, 真是通宵的 好地方啊 春天刮着一无所知的风沙 首先诗讲究的是韵律感,第二行的555就把整个段落的韵律感割裂了。哪怕换成都宝,哈德门,读起来都比wuwuwu有起伏。最后一行用一无所知来形容风沙,俗气了,好像是一个18岁文学小愤青。 还有一个: 七十九的老爷爷, 你躺在那里 多像一只可以轻易举起的杯子 一只肆意倾倒余生的杯子 雨, 然后风就大起来 这里面用杯子作比,给人的感觉很廉价,换成烟斗,酒中,茶壶都更能体现厚重感。作者突然一转折-雨-太玩技巧, 而且给人弄巧成拙的感觉,莫名其妙。

Posted in 未分类 | 9 Comments

Auf Der Maur

[limg]http://melissaaufdermaur.org/features/images/features/aufdermaur.jpg[/limg] 从骨子里讲,melissar auf der maur是个金属爱好者,而且她更偏重于象kyuss那样的stoner metal。在碎瓜解散之后,她聚集起一票朋友组建了一只致敬乐队hand of doom。同时,她开始录制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专辑名字就叫Auf Der Maur。 这是一张阴色凶狠的专辑,势如破竹,同时也有象head unbound,taste you,would if i could这样打着alternative烙印的悦耳小曲,甚至还有首哀怨的钢琴曲overpower thee。 专辑将在2月2日发行。 这张专辑,最吸引我的,还是不那么馒头的地方。听觉惯性了。唉唉。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