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3

fear of fat

小学时候看当时流行的五角钱丛书,其中有一本叫做《性与爱的诱惑》里面主要内容就是介绍了一下古今中外文学作品里性描写的演变。在谈到60年代女权运动的时候,提到了一本书,fear of flight,现在能想起来的就是什么当时焚烧胸罩活动,好像代表了妇女解放云云。。 今天看一个歌迷做的何莫道不消魂勇的网站,里面有张何莫道不消魂勇的近照,何莫道不消魂勇胖的一塌糊涂。 [img]http://211.157.9.199/images/photo/heying1.jpg[/img] 看上去真令人沮丧,好像他牢牢的被束缚在地面上。。。 富态的中年男子。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口味.....又变了

young people的新专辑听上去有些不适应,我想我不会再去象一年前夏天那会儿那样听deerhoof了,同时,我打消了去听xiu xiu的意向。 刚才看到吉协板的一组照片,好像是参加决赛的同学们在挑音箱,现在的同学们富裕起来了,可以随心所欲的买好琴好设备,就是听觉范围还局限在dont cry,hotel california上面。这么说好像有点酸葡萄心理,可的确如此。。闭门造车呗,顶着原创的金钟罩,蒙着了那就可以自我吹嘘一把,好比莱布尼兹独立搞出了微积分。 trail of dead今年的ep的最后一首的音色好熟悉,让我想到了sonic youth的sunday..大音量的抒情者。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有时候

厌倦一下子袭来,真是挡也挡不住。我现在由衷的佩服曹老大,能够几年如一日满怀热忱的下毛瑞脑消金兽片。费劲心机打入各种秘密论坛,绞尽脑汁的学会使用各种奇形怪状的文件切割合并软件,马不停蹄的寻找更快更稳定的代理。在他看来,看毛瑞脑消金兽片已经是很乏味的事情,去那种日本毛站下载有码的宣传短片更是没追求的事情,唯一的乐趣在于下载的过程中。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从网线里,穿过来的是一坨坨新鲜的大粪,他也会很高兴的。当年每天看他如老僧入定般的端坐在他的笔记本跟前,总会幻化出这样的场景:在一间昏暗的小屋里,在笔记本风扇的轰鸣声中,曹老大慢慢老去,皮肤松弛,青筋暴露,直到有一天,那扇久闭的房门被人打开,几个人走近这间小屋,看到他木然的坐在笔记本面前,他的手放在键盘上,但已不再飞舞;他的头靠在椅背上,歪到了一边;他的双眼却没有合上,茫然地看着屏幕的前方,目光穿过了一个个弹出的下载完毕的窗口,穿过已经陈旧的墙壁看向远方。wmp里无休止的放着川岛河津实的毛瑞脑消金兽片,在山呼海叫般的狂潮中,坐在椅子上的他仍在超然地凝视着远方,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后半段,模仿了蜘蛛同学的文字。。。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last day in november

雾锁京城,昏昏欲睡 明天该下雪了吧,下雪吧,越大越好。 早起就是好,adsl的速度显现出来,去哪儿都不堵。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续续

金属列纪(六):流行金属“Big Ban”   BIG BAN成军时间比“影子战术”还要短暂,而且只卖了一张翻唱EP〈另一个影子战术A.E.>,多年来人们普遍将其定义为商业性质的流行金属,即使他们糅合了碾核和慢核,创造出沉稳准确凶狠的独特乐风。因为他们的歌迷至今人数众多,所以特立一节简介:   BIG BAN成员为GRUNGE巨头之一的穆先生(节奏吉他兼主唱),碾核朋克先驱艾欧洛斯(又名“肌肉螺蛳”)的弟弟——速度金属派的艾欧里亚(主音吉他),慢核代表米罗(贝司)和年轻的天才盲人鼓手紫龙。作为BIG BAN本身,除了在“重返十二宫摇滚之夜”抢了“影子战术”一时风光外没有太多可说价值,因为作为强强联合炮制出来的临时班底,他们几乎只是“以飨听众”式的产物。   穆先生,1966年3月27日生于藏南,自幼失牯造成他孤僻性格的形成,裁缝这一手工职业选择又使他在立志上保持着苍白的平衡,在从事摇滚之前他还开办过自任董事长、贵鬼任总经理兼唯一办事员的速递公司。波塞东战争之后经济大衰退导致了贵鬼的罢半夜凉初透工,他只得练摊卖唱。起初对音乐风向的不明智把握并未引起多少注意,他与紫龙、童虎的民谣复兴计划也因资金不足宣告流产。当加入“哈迪斯城”公司的史昂带着重金属最后的辉煌——“螃蟹玫瑰”乐队抢占市场时,他只拿出一首悲怆的吉他弹奏曲《双羊照月》,也是那时起得到了“眉毛阿穆”的称号。   郁郁不得志和对大资本垄断出版制度的憎恨,引申到体制对人的束缚,以奇怪的理由揍了顿主流音乐代言人星矢之后,穆先生在沉默中爆发了,以一首《闻起来像愤怒白羊》(Smell Like Aries Spirit)改写了唱片界。在此之前ALTERNATIVE还是个古怪的不能赚钱的倔脾气东西,一刹那便成了金子。(参照《列纪三》) 之后穆先生与死亡金属(地暗星奥比和地妖星巴比隆等)有过几次不愉快的合作。   艾欧里亚,自小生活在舞台暴力之王“肌肉螺蛳”的阴影下,因此潜心苦练,终于成为超越前者的速度派大师,他的经历颇耐人寻思:起先反对“让一部分朋克先流行起来”为维护朋克的纯洁性而战,成为小朋克星矢等人的夙敌;后与撒加联合录制了迷幻样板《幻胧魔王》;接着出现自己所厌恶的Shock Rock倾向,与小朋克乐队同台演出时痛殴星矢,并当众打死狂热乐迷卡西欧士;然后彻底抛弃了迷幻实验并强烈地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黑死金属。   在技术上的炉火纯青并不能掩饰思想上的空洞,这一缺点也同样体现在贝司手米罗身上。作为慢核代表,米罗的音乐不是让人狂躁,而是麻痹神经。他曾是位失败的文身设计师,后又合股经营“加妙可妙”冷饮,一半冰淇淋都是自己吃掉的,因此吃坏了牙,只敢抿着嘴笑,此后的年月里一听到“冰”就恶心,估计这就是殴打冷饮业竞争对手兼摇滚同行冰河的原因。他有强烈的组队癖好,与阿布罗狄的“螃蟹玫瑰”前身,“影子战术”前的加妙,乐坛变色龙加隆等等,组一个,解散一个,再组,再解散,极大地损害了音乐延续性。   紫龙,泡泡糖跳舞音乐组合“化学姐弟”(Chemical Sister & Brother)成员(见《列纪二》),与“眉毛阿穆”同为Alternative的推动者,不同的是他实践简约派,并有成功单曲上榜,包括改写版的《省了吧/升龙霸》、《坑害致聋油缸毁》(简称《亢龙有悔/坑聋油毁》)等。由于他古典撞击现代的气息,形成了类似无前无后无远无近的鼓点错觉,十分生猛,捣的像鼓机似的。   作为乐队领佳节又重阳导人,穆先生在反抗现实上显得过于颓废出世,因此BIG BAN成为一支技术一流,思想平庸缺乏统一宗旨的乐队,并未改写摇滚乐的历史。 金属列纪(七):乐坛变色龙加隆   从严格意义上说,加隆(Kanon Gemini)不能归于金属类别,他在民谣、迷幻摇滚、NEW WAVE、LOW-FI…、鞭挞金属、后朋克等等领域不停地跳跃,被称为“乐坛变色龙”;但万变不离其宗,贯穿其音乐的主线就是对权威的蔑视和不息的反抗精神。他是自80年代中期以来陆海冥三界摇滚乐坛上硕果仅存的两名最具影响力的个人歌手之一(另一位就是传奇式的处半夜凉初透女座沙加,将在下节中简介)。   同狮子座艾欧利亚一样,他也有一位难以逾越的天才兄长——“影子战术”灵魂人物撒加;不同的是,这对孪生子曾因对音乐见解不同而反目成仇。当撒加以优越的古典音乐素养被认为是“乐神化身”时加隆还是个无名伴唱,当时“圣域”唱片公司正在史昂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下平稳地向“肌肉螺蛳”移交权力,加隆力求统一艺术与生活,将朋克推向更无政府主义和自由主义。但无论史昂、肌肉螺蛳还是撒加虽说都是舞台暴力的推崇者,却从未将朋克运动当做一项舞台以外的精神来看待,“朋克合该在舞台上表演!”;因此“杀掉女神,烧烤教皇、干掉候选人!”这个口号一经提出,敏感的撒加就将加隆当作犯罪分子关押进苏里安海岬地牢(13年后兄弟曾以回顾这一手足相残时刻而作《苏里安海岬…在我关节炎最严重之时》见《列纪四》)。   在押期间他只是进行了断断续续的NEW WAVE创作,这些以波涛海岸幽闭恐惧为主题的片段收录在“波塞东”(Boston)公司《七大洋支柱》拼盘中。在内情不详的越狱后,他建立了自己的艺术实验室,旨在尝试和提倡不公开的理想和创造性过程,同时他为“北大西洋”独立品牌录制了一张融合大量神秘学说、令人费解的先锋即兴乐(Avant-Grade)唱片《海洋怪物》(Ocean Oddity),此后就开始了漫长的蛰伏期。   所以到80年代中期,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一个超级巨星即将出现。加隆的音乐内容正在缓慢积累,而在思想方面则遵循着“杀掉女神”的主题(注意:同死亡金属并无一致),直到1991年“重返十二宫摇滚之夜”与“影子战术”及米罗合作的EP《圣域无政府主义》(Anarchy In Sanctuary)和《圣战…审判之日》(Holy War…the Punishment Due)风格才有所改变。“水下”的思想确定了加隆音乐的社会内容是致力于变革,而神秘主义及轮回论则无疑是个反讽。形成他完整表演风格的是在“北大西洋”公司录制的最后一张唱片《欺骗神的男人》(The Man Who Cheated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金属列纪(四):鞭挞金属乐队“影子战术”   “影子战术”(Athena Exclamation)乐队正式存在时间极其短暂,如果说一般乐队的寿命以年为计算的话,他们则至多以分钟计;因为队长撒加(Sega Gemini)禀承着die young准则,即在乐队出现任何衰老症状前解散。三位主要成员(撒加、主音兼节奏吉他手,主音吉他修罗与贝司手加妙)之前都参加过其他乐队,由于撒加的强力领佳节又重阳导,鼓手先后有前白羊座史昂、地暗星尼奥比、地妖星巴比隆、地伏星拉美……亲戚加隆、处半夜凉初透女座沙加以及前“盗版头子”成员雅典娜等人。作为一支杰出的现场演出型乐队,“影子战术”在组建期间只发行过一张专辑《屠有暗香盈袖杀雅典娜是我的事业…事业辉煌!!!》(Killing Athena is My Business…And Business is Good!!!)。在空前绝后的“重返十二宫摇滚之夜”通宵音乐会上,“影子战术”进行了8小时的激越表演后即告解散,之后只在叹息墙音乐节上以“金属乐绝望工程义演队”成员身份短暂露面过一次,但这8小时已足够让“影子战术”作为最伟大的乐队之一名垂青史。后人整理出他们无数单曲,拼盘(包括穆先生、加隆、沙加等音乐界泰斗),结集出版;当然这都是在乐队不复存在之后。可以说,“影子战术”在世之时正是金属列强创作力最为强盛时期。   “影子战术”乐队1991年成立于冥界地下音乐圈。先前参加过“教皇”乐队、有“三面亚当”之称的撒加本人是个忧郁的暴徒,由于创作意见不同,曾将队友史昂、艾欧洛斯等人痛殴致残;据说之所以他后来又匆匆离开“盗版头子”乐队,没赶上录制专辑《招安》,起因是雅典娜的胸围和他的洗澡水之间的矛盾引起的口角。撒加年少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人们无法解释他成年后的乖僻行径:偶尔优柔寡断,对常规的道德标准持怀疑态度,孤僻沉默,永不满足,与毒薄雾浓云愁永昼品酒精暴力为伍。在哥乔杜斯阴冷的筒子楼里度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潜水生活后,他很快召集了贝司手加妙、修罗(“螃蟹玫瑰”乐队曾让这位犀利的天才甘愿放下吉他担任鼓手)和史昂(表明他们已尽释前嫌)组建了“影子战术”。尽管乐队不可避免地沿袭了“盗版头子”风格,但撒加凭着他早期所受的激进摇滚(Progressive Rock)的影响,加上强调乐器演奏技巧,提高音乐速度,制造出更刺耳的器乐噪音,使之与“盗版头子”区别开来。在使经典的鞭挞金属更完美、音乐更具危险性、歌词更虚无后,“影子战术”立即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每首单曲都成为超白金,巡演场场爆满,陆海冥三界范围的歌迷也急剧增加。他们的第一也是唯一一张正式专辑是由独立唱片公司“哈迪斯城”出版的《屠有暗香盈袖杀雅典娜是我的事业…事业辉煌!!!》(Killing Athena is My Business…And Business is Good!!!),这是一种更猛烈更快的重金属音乐,撒加定义为速度金属。该专辑获得了摇滚界的强烈关注,不仅是金属乐出版物,朋克、Alternative、黑死甚至主流音乐杂志也对其青睐有加。   单曲《出卖荣誉…但谁买?》(Honor Sells…But Who’s Buying?)一经推出便成焦点:修罗尖刻的吉他被认为比穆先生的吉他墙(水晶墙)更具杀伤力,后者因一首《闻起来像愤怒白羊》(Smell like Aries Spirit)以摧拉枯朽之势击碎了旧有摇滚格局;加妙冷入骨髓的贝司充满了窒息感,是种完全不同于“贝司教皇”史昂的另一种诗人气质;撒加咬牙切齿的唱腔并不优越却是最适合“影子战术”的,乐评人Leptin曾多方论证:单从表象看,这个有强迫性洗澡症的好狠斗勇之徒劣迹斑斑,“简直是个混蛋”,但他却能如此准确地剖析人生阴暗面,“一个声音……在耳边细语,必须让邪有暗香盈袖恶听见!”   这支现场表演型乐队于“重返十二宫摇滚之夜”20:17登上主舞台后,原始阵容破裂,史昂与童虎重组“全紫”(Total Purple)投入到《隐秘的蜕皮病虎皮癣》的录制中去。20:21地暗星尼奥比替代他进行了暖场(这些死亡金属出身的鼓手很快被踢出乐队),人们很快发觉沉溺于酒毒的撒加一改往日迷幻作风,甚至过激地抨击起迷幻理念,保留曲目《幻胧魔王》取消了,这导致了他与第五任鼓手加隆的关系紧张,但留下的曲子却首首精彩:《伪善面具》(Liar/Mask)、《13年绞刑》(Hanger 13)、《苏里安海岬…在我关节炎最严重之时》(In My Wettest Hour)、《圣战…审判之日》(Holy War…the Punishment Due)、《你要模仿我到什么时候?》(So Far, So Like…S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向圣斗士致敬!

去年或者前年西比目同学贴在摇滚版的,放到精华区就不知所终,上午无意中又看到了,一边看一边不禁爽朗的大笑。 向圣斗士致敬! 作者:抽屉 金属列纪(一):黑死乐团"朱狄加"   作为一支历史悠久的江西庐山地区乐队,“朱狄加”在其主唱拉达曼迪斯(天猛星)的带领下,其风格从酸爵士向更迅猛的旋律和结构发生变化,并于1991年以一曲《干掉加隆》(Killing Kanon)首次获得巨大成功,虽说乐队历来被视为投机分子,但已经成为死亡金属界最大的传奇。   “朱狄加”成立于1748年。拉达曼迪斯先是加入庐山五老峰的乡村乐队“被封莫道不消魂杀”(Sealed by Athena),后又进入哈迪斯城的酸爵士候补乐手群,即坐冷板凳,期间只为经纪人潘多拉发起的卡带拼盘录过三首歌,分别为《摧花高手》(Kicking from a Rose)、《砸碎螃蟹》(Smashing Cancers/Deathmask)和《赶尽杀绝金老鼠》(Kicking 3 gold rats’ ass)——后者因为涉及诋毁另一支著名流行金属乐队而遭到禁播。   进入地下俱乐部冥界圈后,他与另两位天才很快走到一起,吉他手埃斯高斯(天雄星)与鼓手美路斯(天贵星)。埃斯高斯以其光速的“神鹫襟翼”和弦技术著称,并极富表演才能,喜好将吉他等一切手中之物抛上半空,在三秒内准确接住,比Yngwie J Malmsteen更具 ** 性,每次演出都以吉他最后砸向自己所划十字中心,击出大约直径3.85米、深度1.57米的正圆形坑结束,比Nirvana的破坏力更大。美路斯的天才在于使用“宇宙木偶提线”同时敲击七只鼓槌(另三只手指分别提西湖檀香扇一把、上海黑光毛巾一条和老头乐纯净水一瓶),为照顾听众分辨能力,他只把鼓点速度控制在1680/秒。乐队早期的录音可以说是无法受到礼遇,首先没有贝司手,只有光速的吉他,伴奏节拍以及类似史前生物哀号的唱腔都显的模糊不清。但音乐的确给人以新鲜刺激感,即兴演奏成分很大,偶尔也显的毫无条理可言。著名经纪人潘多拉主动与其签约不谛是支福音,乐队也开始了艰难的寻找贝司手和频繁更名历程。   乐队起先称“冥界三巨头”,但很快因噪音超标受到第一狱环保委员会的路尼(天英星巴理隆)的制裁,强制只能在每13天一次的休息日才可排演演出。三人并未因此气馁,一边为At the Gates、Morta Skuld、Paradise Lost等元首级乐队打扫厕所炒更兼观摩增加经验,一边积极寻找贝司手,很快在三途河CLUB找到弹拨速度18马赫以上力度浑厚的天间星加路;乐队以惊人速度编排了含有三段solo的《13月的雨》,显示了向Punk Metal的妥协,但加路随即厌倦了低收入的地下生活,完全退出乐坛,成为了一名摆渡夫。   此时,经纪人潘多拉说服自成体系的第二狱公司(此公司已经在残酷的竞争中击败丹麦的Diehard/Progress Records,并吞并了埃及某家独立品牌)签约乐手迷幻噪音大师天兽星法拉奥参加“冥界三巨头”排演。法拉奥拒绝改弹贝司,并要求埃斯高斯担任此职,后者因为热中抛接吉他而愤加拒绝,因此乐队有了两位主音吉他~~(汗)仍无贝司,这种合作迅速宣告失败,但拉达曼迪斯充分吸收了法拉奥的极端Grind Core + 迷幻 理念,乐队开始致关重要的转型。在解散前录制的单曲《马雅特羽毛》由青蛙哲洛斯(地奇星)制作,充满了迷幻与分佳节又重阳裂的声响,夹杂嗓音尖利的咆哮与毫无旋律的演奏;其风格与早期双子教皇SEGA的《幻胧魔王》较为相似,但吉他手偶尔来段solo,水平很高,菠萝哥拉木爵士曾一度以为他们是Black Sabbath的继承人,并将其定位在Pungent Stech之上,连后者的BOX SET也不再想买了。1991年,《马雅特羽毛》作为向潘多拉致敬的EP《噢!请等一下!请原谅我…!呜哇呀呀!!》再版发行。   潘多拉与法拉奥进行了一项秘而不宣的交易后,具有浓烈古典气息的奥路菲斯(天琴座)及其妻子朱莉迪丝莫名地加入乐队,以“朱狄加”之名重组。两个主唱,一男一女,这在death metal里是极少的。其间有小小插曲,他们一度命名为“叹息墙”,但同时遭到塔那托斯与希泼诺斯“死睡”Techno双人组合、另几对共十二人金属乐手以及五人青春(青铜)组合“不死圣域男孩”(简称“不死SB”)的联名侵权起诉而作罢。   经过一系列狂暴的为black metal类的Pentagram的暖场演出之后,就在乐队准备推出专辑《蠢材!!最大警戒》之时,灾难再次降临——朱莉迪丝突然高位瘫痪。拉达曼迪斯以一个富有天赋的作词者出现,深刻而无情,但第一狱公司丧失了信心,未投入相宜的宣传力度,使这张Gothic/Death Met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不知不觉就100了

前两天在slsk找trail of dead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the shins,开始没留神,后来突然想起,我写毕业论文那阵子皮埃居向我隆重推荐过,昨天晚上慢悠悠的开始下载他的两张专辑,很费劲,都只先下了三首,好听,清新之声。 最近不顺心的事儿挺多的,每天回家都特别累,前天晚上听j mascis的一个现场(这个bootleg挺搞的,前半段只有左声道,后半段只有右声道。),顿觉自己衰老了。一种疲惫感随之慢慢渗出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二手玫瑰混出来了

价码还真高,离谱的邪乎,就是音乐本身没更多可卖的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怪梦连连

可能是昨儿一天太累了,晚上睡觉做了一宿怪梦,而且是跟连续剧似的,前后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密,糅合了暴力色情怀旧伤感恐怖灾难...一睁眼,已经八点了,大分特。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